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奈何桥上——(第六回)  

2011-12-14 14:26:45|  分类: 小说《奈何桥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奈何桥上——(第六回) - 天之涯 - 一叶孤舟yiyeguzhou欢迎光临

 

再纯真的友情相处久了都会产生一定的爱慕之情,陆燕跟潘龙也不例外,因为他们彼此之间都感觉离不开对方,特别一到放寒暑假的时候,他们在一起总有聊不晚的天,叙不完的话语。离他们村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小桥,桥下流淌的小溪就是从他们村庄里经过的那条小河,村庄里到底有几条这样的小河流,就连生长在这里的人们也难说清楚,因为她们都是连在一起的,相互交织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前进出村庄的人们都要经过这座小桥,现在不一样了,出村的公路已经取直,不再从这座小桥上经过了,现在的小桥基本上没有人行走,只有那些放牲口的老人们时不时的还会从此经过.......

因为这里的环境特别清晰优美,一到夏天桥的两边小路上都被垂柳的树影所遮挡着,桥孔很高两边扶手都还是以前的木头所搭建。以前因为此桥修建的时间很久远,又年久失修很破,当地的人们戏称这座小桥叫“奈何桥”。桥下的溪水一年到头不停的在哗哗流淌着,因此就吸引了村里村外不少的少男少女们来此小聚一下,其中早晚也有不少备考看书的学生。所以现在的人们改口了,叫这座破桥为“鹊桥”和“状元桥”,因为常常有些年轻人在那里谈情说爱。陆燕跟潘龙只要是放假就会借看书的机会来此“相会”,不过他们大多在一起也都是为了探讨学习方面和对将来有所打算的一些话题。

有一年暑假就在他们读完高二,即将面临要高考前总复习的时候,他们又经常同时来到这座桥边的树荫底下,虽说他们所复习的资料完全有所不同,可心总是会在一起的,所以复习起来也是非常的开心,嫣然没有那么多的乏味情绪了。只要是他们单独在一起,总感觉时间过的非常之快,有时看书看累了他们就一起放下书本,背靠在弯曲的象老人“脊背”一样的古老柳树的树干上面,或手扶在木制的小桥扶手上,面向前面绿油油的大青山,一边谈心一边展望自己的未来。突然陆燕问潘龙:对了,你将来准备干些什么,我是说不念书以后。陆燕没敢说大学毕业以后,因为潘龙现在读的是职业高中,自己以后也不敢保证就能考上大学。潘龙:我不读书想学一门手艺做做,不想再过跟父辈们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陆燕:那你想好了吗?没有,潘龙在回答。潘龙望了望远处,长长叹了一口气以后他说:我没有象你那样学习的天赋,真的,我不骗你,我只所以读职业高中是不想让父母和三个姐姐寒心,这你是知道的。潘龙又紧接着说:你要好好读下去,争取考上大学,将来前途就会不一样了。

陆燕快到嘴边的话语又让她给咽了下去,她默默的看着远方没有再言语什么。她想要问的是,如果自己考上大学了,你回乡下或去学一门手艺,那样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越来越远吗?可陆燕没好意思把这话给说出口,因为至此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表明过,还是保持在以前的同学加友谊关系,只是各自心中都有那么点说不出口的感觉。过了片刻之后陆燕又问潘龙:对了,听老人们说这桥叫“鹊桥”,是真的吗?潘龙笑了笑说:是的,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名子。潘龙转过脸来跟陆燕四目相对一下都没说什么,只是会意的笑了起来,他们笑的是那么纯真那么灿烂。潘龙笑罢接着说:如果这真是座奈何桥,假如有一天我先来到这桥上,我一定会一直等下去,哪怕是天荒地老......您想等的人是谁?陆燕在追问潘龙。潘龙没想到自己的一句随口说出的话,让陆燕反过来向自己提出了一个很不好回答的问题。此时的潘龙脸红了,这是一个情窦初开大小伙的脸红,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陆燕,明明心里所指的就在面前,对方心里也应该明白,可就是不敢回答也不好意思回答,加上陆燕连续跟着追问,更让他有点下不来台的感觉。

陆燕看着红到脖子的潘龙,她知道潘龙心里所说的是谁,她是故意想看看潘龙接下来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这下可把陆燕给乐的不轻,一直笑到弯了腰蹲在草地上,等到她笑够了,站了起来她接着问潘龙:你干吗脸这么红呀?呵...呵...说着说着她又在笑。潘龙装出一副要生气的样子,他说:你再笑我可不理你了。此时陆燕才真正止住了笑声,她定了定神说:没想到你心中已经早有人了,难怪脸红不回答我的问题呢。其实这是陆燕故意这么说的,她装出不知道潘龙心里所装的人是谁,看看潘龙到底敢不敢把心里话给说出来。其实潘龙可不傻,她知道陆燕是在考验自己有没有胆量说出来,他就故意不说,洋装沉默不语。一个故意不说,一个就很想让他亲自把话说出来.....

都说谈恋爱都是男孩会主动一些,也许这句话是对的,他们之间僵持了一小会,潘龙终于坚持不住了,他一屁股坐在弯腰柳树根下,借势躺在了草地上,他一手托头,一手搭在树干上,双目望着一只手还扶着桥围栏上的陆燕,此时他不再脸红,鼓足了勇气他朝陆燕说:我真说了?不过我说过以后不许你生气,也不许你不理我。此时陆燕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说不说随便你,关我屁事,说完此话她也把脸转了过去,她怕自己不好意思的面孔让潘龙看见.......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1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