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桃花坞里的女人——第五十一回:  

2012-09-10 12:15:32|  分类: 小说《桃花坞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坞里的女人——第五十一回: - 天之涯 - 一叶孤舟yiyeguzhou欢迎光临

 腊八一过,春节终于要来临了。杜家乡下的伙计大多都放了假,唯有一些女仆和老妈子没有假期,其中也包括张顺宝和厨房的师傅们。虽说张顺宝的假期要到年跟前才有,不过这一段时间他还是能抽空回家里看看的,因为眼前农庄里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该收的租子收完了,该给东家办的年货办齐了,只是时不时的会去老铺跟庄子之间送上一些货物,或给老爷太太之间传传话就可以了,大多数时间小顺宝都是以清闲为主,这也是他一年之中比较难得的一段悠闲时光。中午吃过饭没事做的小顺宝他来到太太刘英的面前:“太太下午有什么吩咐没有?如果没事我想回家看看,晚上就回来”。其实张顺宝早已经看过了,下午没什么事可做,要不他也不敢冒失的去向太太请假的。“嗯,是应该回家看看了,下午没什么事,你也别着急回来,在家住上一晚,明天再回来吧”。“谢谢太太,我晚上一定会回来的”。

向太太请了假以后的张顺宝,一个人走出了大厅,他一边走路一边在心中暗暗地想着心事。太太好心让他在家住一夜,可她哪里知晓,此时的张顺宝能不能回家,“母亲”能不能让他进屋他还不清楚呢。自从上次没有再给家里拿去钱,“母亲”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就连一直都在一旁帮自己说话的父亲也好象倒向了后母那一边了。临走时父亲还说出了那样的一句决情的话,虽说小顺宝知道父亲有时也是被逼无奈,可毕竟还是伤到了他的内心深处……“顺宝哥….”“啊哟…吓死我了…”张顺宝说完自己无意识的朝自己胸前拍了几下。“想什么心事呢?这么专注”?杜欣悦看到张顺宝来到大厅跟母亲在说事,可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她也不想去过问,因为这肯定不管她的事,此时的小欣悦只想跟顺宝说上几句话或近距离的看看而已,所以她老早就来到院门的外边在此等候。

“我一会回家去看看,这么久没回去,要不他们(指顺宝的父亲跟继母)又要挑理了”。“嗯,是应该回去看看他们了,代我向他们二老问好”。“谢谢你,我去去就回”。“你怎么好象有心事啊,是不是母亲不准或是说了你什么”?“没有没有,太太也是想让我回去看看的,还说让我回家不要着急回来,在家过上一晚呢”。“那你干吗着急要晚上赶回来呀”?“难道你忘记了我以前跟你说过的事情吗,他们要跟我划清界限脱离关系,不让我再回那个家了”。“我怎么会忘记呢,只是我感觉那只不过是他们的一时气话而已,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肯定不会再去提这些的了”。“但愿吧,如果这次他们再这么说,我会永久的跟那个家脱离关系的,永远不再踏进家门半步”。“看不出你还挺能记仇的啊”?说完杜欣悦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笑的张顺宝也感觉自己有点说过了,毕竟父亲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要走你就快走吧,我盼你早去早归呢”。说完杜欣悦的脸蛋好象红了一些。“你是骑马走吗”?“是的,我跟太太说了,这样我会回来的快些”。“要是你能带我一起去多好…”“其实我何尝不想啊,哎….什么时候才是属于我们的幸福啊!….”说完张顺宝带着一脸的无奈和惆怅离开了杜欣悦,离开了杜家庄。驾……驾……张顺宝骑上自己的“老伙计”,一路之上朝着自家的方向飞奔而去……驭…驭…随着张顺宝双手勒紧缰绳,双腿夹紧马蹬,自己跟“老伙计”稳稳的停在了自家的门前,张顺宝一边下马一边就把缰绳栓在了门前的小树上。“哥哥回来,哥哥回来…”张顺宝只听得小妹妹一边喊着一边朝屋里跑去。这时从屋里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她手里拿着一只鞋底子,一边拉着线一边朝张顺宝看了看,她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喊叫自己哥哥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张顺宝的继母。

“回来了?你爸不在家,去镇上看看办年货去了,去了也白去,就兜里那几个钱能买个啥?这么一大家子人口,早晚都会饿死….”张顺宝还没进屋就得到了继母这样的咒语,着实让小顺宝的心里感到凉了大半截,顿时一股酸楚的滋味在心中不时的涌动。“小妹吃糖,小弟他们呢”?“都出去玩了,谢谢哥哥”。张顺宝把自己在镇子上用平时省下的零花钱买的糖块递了几块给小妹。“吃吧小妹”。张顺宝放下包糖块的纸包,自己找了一条板凳坐了下来,他看了看房子里的四周,看了看家里依旧的那几件破家具,在心里面暗暗的想:“这是自己的家吗?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吗?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家的温暖啊?难道这就是自己小时候思夜想要回的地方吗?……没有人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母亲,爹什么时候回来”。“我哪里晓得,整天不知挣钱的一个窝囊废,一出去就没有一个准信,反正死不了……”张顺宝越听越觉着自己脑门有种想炸的感觉,一股无名之火在胸口立马就着了起来,可他又能怎样?虽说是继母但毕竟她是“母亲”是长辈,弟妹们的生母。他实在没有再等下去的勇气了,这样的家庭他是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但细细一想,毕竟这么久了没见到父亲,说不想那是假话,张顺宝只好强压心中怒火,又重新慢慢的坐在了板凳上……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18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