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桃花坞里的女人——第六十四回:  

2012-10-17 09:39:40|  分类: 小说《桃花坞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坞里的女人——第六十四回: - 天之涯 - 一叶孤舟yiyeguzhou欢迎光临

 杜得财回到庄上以后,小奶奶杜邓氏有些坐卧不安起来,因为杜欣悦的事情这几天没少让她在心里烦恼。一家人在一起吃过晚饭以后,趁着没外人杜邓氏找了好几个机会都想把实情说了出来,可当她看到欣悦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时,话到嘴边她又给咽了下去。回到自己的卧房已经到了夜深时分,可她怎么也没有睡意,心里和脑海里全是回荡那两句话,是说出来,还是继续隐瞒下去,此时的她还真做不了自己的主了。“妹子你还没睡啊”?门外说话的不是外人,正是杜欣悦的二奶奶杜许氏。“没呢,是二姐啊”?话音刚落,杜邓氏就把门给打开了。“二姐你怎么也没睡啊,快进来,外边冷”。杜邓氏让进杜许氏。“快坐,二姐有事吗”?“没什么事,我也只是睡不着,看你屋里的灯在亮着,就过来找你絮叨絮叨”。杜许氏说着话就坐了下来。“哎!一言难尽啊……”。“我知道妹子心烦是因为什么事,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一二来”。

杜邓氏正愁这事没有商量的人选,这下好了,既然她主动提了出来,何不借坡下驴找她商量一下对策呢。“想必二姐也看出来了,前几天欣悦跟我说她爱上了张顺宝,还说什么今生今世非他不嫁,当时可把我给吓的不轻,你说这叫什么事,她父母还不知道呢,我现在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二姐您来了,您帮我拿下主意吧”。“其实我早就有些怀疑了,只是没有确凿证据,她自己母亲都没往这方便上去提,我也不敢瞎说什么,这几天我看刘英好象在不断的审问这丫头,虽说她还没有亲口承认有此事,可她的表情已经流露出来了,再加上我看你的神情就知道那丫头一定跟你说了实话。我说妹子,你怎么这么糊涂呢?这事能帮她隐瞒吗?纸是包不住火的,晚说不如早说,别到时候给自己闹一身不是,毕竟我们不是他们的亲生”。杜许氏的一番话让杜邓氏心中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起来。想想也是,自己在这个家里算些什么?别看平时杜得财跟刘英拿自己当长辈“供奉”着,毕竟自己跟他们没有什么直接血缘关系,能不招惹是非就尽量不要去多管闲事。

“二姐说的是,要不我明天就去跟刘英把这事给说了,我感觉这事也是不能再托下去了,要不非出大事不可”。“嗯,你说出去了,这事就跟你没多大责任了,毕竟我们也只是名誉上的过继她们在跟前,大权还是要让她们自己父母来拿定的”。“对了,二姐,你如何看待欣悦这事”?“依我看没商量,这事根本就不可能,打死她父母也不会同意的,如果真让他们这样结合了,那不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我们这样家庭的姑娘怎么可能去下嫁给一个小长工呢”?杜许氏说的是那么斩钉截铁,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留下,这是杜邓氏所没有料到的。也是,毕竟杜许氏和杜邓氏之间的年纪相隔甚远,虽说同侍一个夫君,可杜邓氏嫁到杜家庄时,杜许氏的小女儿都满地跑了。“好了,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你也快睡吧,别想的那么多,明早起来跟我一起念会经吧,你可好几天没看经书了.....”

送走了杜许氏,杜邓氏还是一点困意都没有,脑海里时常的浮现刚才二姐所说的那句话:“这样的家庭里怎么能把姑娘下嫁”?杜邓氏百思不得其解,就象欣悦跟自己说的那样,为什么富家的姑娘就不能下嫁,这是哪家的王法和道理?如果富家的姑娘不下嫁,那干吗富家的少爷要娶穷人家漂亮的姑娘呢?这不是不拿穷人当人看嘛,可这话她又能跟谁去说呢?躺在床上的杜邓氏望着天花板呆呆的在发愣,她一部分是在为张顺宝鸣不平,一部分还是在为自己叫冤枉。因为当初不是因为父亲在外边喜好赌博欠下了那么多的债务,自家的产业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化无乌有,到后来变的是一贫如洗,实在没办法的她为了还掉父亲所欠的一笔不非的债务,把好好的一门亲事硬生生的给退掉,这才答应做了杜大老爷的小妾。当然自从她嫁到杜家到也没让她受到什么罪和不公的待遇,只是年纪轻轻的她老早就成了未亡人(寡妇),成天不是跟二夫人后面拜佛念经就是躲在后室绣花,虽说没有人能管住她的腿脚,可毕竟人言难为,就连平时两个女儿家她都没怎么去过,怕有人说她的闲话。

心里想事,自然就睡不着觉,这是很自然的定律。杜邓氏躺在床上越想心里越难受,越想越感觉自己好委屈好痛苦,此时的她到不是在为欣悦跟顺宝的事在操心,而是在为自己的后半生和将来而难过难受。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自己虽说早已过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可毕竟还没到晚上脱掉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的时候,可这一切的一切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所以她只能是在杜家庄上跟二姐杜许氏还有其他房头上的苦命姐妹一样,慢慢的等待自己的余生,等待着后半生慢长的岁月,等待自己一天天的变老,等待有朝一日自己归西以后,世人能说上自己一句好话,留下一个守节如玉的名声和所带一身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2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