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桃花坞里的女人——第129回:  

2013-05-11 09:19:48|  分类: 小说《桃花坞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坞里的女人——第129回: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张顺宝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说没就没了,他没有盼到解放的那一天,他也没能完成当初对欣悦的承诺,更没完成一个做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他就这样静静地走了,走时连一句话也没留下,甚至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就走了......“欣悦......我回来了,我好累啊,我一直走一直走,走的我太累,太累了......我好冷啊...我饿...好饿...我好饿呀,欣悦...”。“顺宝哥,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顺宝哥...你怎么不说话呀?我跟孩子们天天都在盼望你能早些回来呢,你别老是背对着我呀?......顺宝哥,顺宝哥,你身上是怎么了?血......好多的血.........”杜欣悦又在做梦了,不过今天晚上她做的梦有些奇怪,令她心神很不安静,因为这个梦跟她以前所做的梦完全不一样,梦境太不好了,她第一次梦到血,梦到张顺宝浑身上下都是血,这样的梦让她有一种不祥的预兆,这预兆她不敢再往下去想,她也不能去想。只能是自己安慰自己,这是梦,梦是反的,我的顺宝一定没事的,没事的......杜欣悦坐在床上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盼望着......


秋天到了,树上的叶子也掉落的差不多了,可杜欣悦家田地里成熟的庄稼还没有完全被收上来完,虽说大嫂田桂平跟那几个小子也来帮过她几次,可欣悦毕竟不是种庄稼的好手,有些玉米都烂在地里了......张国安望着眼前亲手堆起来的坟堆,他的心里如打翻的五味杂瓶一般,久久不舍离开自己的好兄弟——张顺宝。太阳真的快要落山了,休息了一会的张国安心里很明白,自己不能再在这里耽误了,今晚要是走不出这片林子,自己也许真的就留在这里陪伴顺宝了,因为饿都会把他饿死的。“兄弟啊?哥走了,以后逢年过节的时候哥都会在老家的三岔路口给你送钱(烧纸的意思)的......”。张国安说着说着嗓子又哽咽了起来......告别了兄弟张顺宝以后,张国安就算是正式踏上了回乡之路,他是一路走一路乞讨,大路他也不太敢走,因为身上这身皮(白匪军的军服)还没有换掉,只能是走些平时人不走的山间小径,最后实在没法子的他只能是装疯卖傻了。因为此时的张国安早已是衣衫不整头发蓬乱,加上一路之上的风餐露宿,跟个江湖大侠(流浪汉的意思)没什么两样,就算他现在出现在田桂平的面前,恐怕她也难以相认于他。


“妈,妈,伯伯(爸爸的意思)回来了,伯伯回来了”。张国安家的大小子火急火燎的往杜欣悦家边跑边在叫嚷着。原来吃过午饭以后没事做的田桂平来到欣悦家里坐坐聊聊天,两个没有男人在家的主妇也只能这样相互打发时间了。“什么?大毛你说清楚些”。田桂平一听大毛说他伯伯回来了,一下子就从欣悦家的堂屋跑了出来。“伯,伯伯,回来了,你快回家看看吧,我都快不认识他了”。大毛连说带比划而且还有些结巴的说着,因为父亲的回来让他有些兴奋过度,就连说话都开始有些口吃了。田桂平顾不得听完大毛的叙说撒腿就往家里跑,后面紧跟着的就是杜欣悦,两个女人只顾自己一个劲的跑着,根本顾不上后边还紧跟着的孩子们......大毛说他爸爸回来都不认识了,其实这也难怪于孩子们,毕竟现在的张国安跟当时从家里走时完全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头污蓬的长发配上满脸的胡须,一身破烂的军装再加上这几个月在外边饱受风餐露宿,光往回赶他就走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又加上顺宝兄弟的离去,让他从心灵深处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和打击,光着脚丫的他临到大门口的时候大毛还以为他是过路讨饭的,最终还是张国安叫了一句大毛,孩子们这才认清楚了原来是爸爸回来了。


“我的个老天爷啊?你总算是回来了,呜......”田桂平一句话没说完就高兴的嗷嗷大哭起来。“大哥,顺宝呢?大哥,我家的顺宝呢”?紧随其后的杜欣悦发现张国安一人坐在板凳上时,她有些急不可耐的盘问起张国安来。“对呀,你回来了顺宝兄弟呢”?这时的田桂平也止住了刚才兴奋的哭声。“大哥,你说话呀?你想急死我们不成”?杜欣悦真的有些发急了,她平时跟张国安说话从来没有这般语气的。“快说啊?弟妹在问你话呢?你傻了不成”?田桂平一边说一边去摇晃张国安的胳膊,因为她没看到顺宝跟着回来也开始着急起来。此时的张国安任凭她们两妯娌怎么问话他就是默默的听着,好象与他无关一样傻傻的看着前方,看着面前即熟悉而又陌生的两个女人,而且目光有些呆滞,以至于后来实在被问的有些泛急了,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有些抖动,血红的眼角开始出现了些许泪花,脸色也由当初的惨白,木讷,到后来逐渐开始慢慢的变青变紫到变红,终于他承受不住了,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张国安的这一哭,杜欣悦全明白了,她的顺宝回不来了.......想到这里杜欣悦只感觉胸口的热流一股股上涌,眼前不断的冒着金光而且越来越发的感觉黑暗起来,自己开始有点掌控不住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她最终口喷鲜血晕倒在了张国安家的堂屋里。“弟妹,弟妹,弟妹你快醒醒,快醒醒啊.......”田桂平搬起杜欣悦的上身搂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叫唤和掐人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杜欣悦的这口气终于让田桂平给捋顺了,可就是一时半会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这时的张国安也开始忙乱起来。“弟妹呀,你快醒过来吧,求求你别再吓唬大哥了呀......”?张国安跪在两个女人跟前,嘴里不停的在说着什么。“顺宝兄弟到底是怎么了?你到是快说呀”?田桂平一边抱着欣悦一边在问张国安。只见此时的张国安泪流满面而且不停的在摇头说着。“我不应该带他去的,我不应该带他去......”张国安断断续续把他们这几个月以来遇到的事情前前后后跟田桂平说了一遍,听完之后的田桂平也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因为她感觉顺宝兄弟死的太冤太惨了......



                                               (谢谢朋友欣赏,劳烦点击右图)
  评论这张
 
阅读(998)| 评论(40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