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血”梨花——第三十九回:  

2013-08-14 09:31:35|  分类: 长篇小说《“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梨花——第三十九回: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也许是应验了那句老话叫——回光返照,也许是真的让做棺材给冲冲喜,反正这两天黄莺似乎有了一些好转,清醒的时间也比前两天稍为长些,有时甚至可以跟人简短的聊几句。不过李玉刚一刻也不敢松懈自己,因为他想把黄莺的棺材做好以后抓紧给漆好,这样也好让黄莺能亲眼看一下或知道自己的“家”的样子。“她爸,要不就别漆了,别花那冤枉钱了,土不打脸就是了……”清醒时的黄莺为了不要自己的男人过多为难,她想让自己的棺材就白胎入土算了,可她现在哪里还能说服的了李玉刚呢,现在的罗锅李一心只想把黄莺的后事办的体体面面风风光光,只有这样他才算对得起跟着自己受苦快二十年的妻子,只有这样他才能心安理得……“你就别操心了,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把你的寿材漆的跟人家一模一样,要不我愧对自己的良心……”。李玉刚一边抚摸黄莺的头发,一边看着自己的爱妻在说着。李玉刚至今还在掩护黄莺,说做的是寿材,为的是以后用起来方便,不过他不说黄莺心里也明白,包括两个女儿也是心知肚明。

“她爸啊?我可能…熬不了几天了,以后啊,梨花你就要多操心了,花,回到她亲生父母那…那也好,跟着我们受罪了……”黄莺说着说着就感觉好累好累,她的眼睛再一次的想闭上,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可她依然在坚持着…坚持着…也许她自己心里已经明白,这是她最后能表述的机会了,此时的黄莺好象有一肚子的话语要向李玉刚交待,好象有一肚子的牵挂要说出来,可眼下她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她这样了,只能是说上几句就要休息好长一段时间,而且一时半回还不能离开人,因为这几天她几乎没再怎么进食了。“莺啊?我知道…我知道……”李玉刚流泪了,他握着黄莺的手不停的在摇头……夜,很静…很静,只有时远时近的家犬在不停的狂叫,这样的夜空加上这样的犬叫声,让李玉刚听起来是那么的揪心,那么的悲凉,那么的孤独无助…..李玉刚看了看刚刚入睡的黄莺,他一点困意都没有,只是觉得心里有些难过,有些迷茫和心痛,他望着自己的女人,也许在他心里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看一脸就少一脸,所以他不停的盯着…看着…欣赏着…虽说黄莺的脸蛋变的是那么苍老,那么的憔悴,那么的蜡白,但在李玉刚的眼里,她,就是一朵花,一朵永远也开不败的花……

夜,很深…很深了…而且有个别勤快的雄鸡已经开始在打鸣了,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半夜,早是人困马乏的时候,就这李玉刚也不愿意睡去,他怕自己睡着以后,一觉醒来再也看不到爱妻了。“她爸?你…你怎么…还不去…去…睡觉呢……”?一觉醒来的黄莺看李玉刚依然在看着自己,她就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在催促李玉刚去睡觉。原来黄莺这两天的情况不是太好,按当地老年人留下的经验和规矩,黄莺可能是快不行了,所以下午的时候李玉刚在大哥李玉河的帮助下,从自家的草垛上抱了一些稻草回来,在堂屋的墙边搭上了一个简易的床铺,这样家人或亲戚就能整夜整夜的守候在她的身旁,假如有个什么万一,也好方便办接下来的事情。处于黄莺现在还比较明白,李玉刚就没让其他人帮着自己守候,而是他一个人独自承担了下来。“你醒了,我没瞌睡,我想多陪陪你……”李玉刚边说边把黄莺盖的被子向上捋了捋又整了整。“她爸啊?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又梦到我娘了,她说她想我了,想让我回家去看看……”。其实黄莺现在又有些犯迷糊了,因为她的母亲早在三年前已经去世,当时她的哥嫂是在她母亲去世以后,才发一封信来告知,黄莺知道以后非常伤心和气氛,当年哥嫂把自己赶出家门,如今母亲去世又不及时通知,所以黄莺一气之下她没有选择回趟娘家看看,这样才造成了她跟李玉刚后悔终身的遗憾。

“好的,黄莺,等这次好了我一定带你回趟娘家,回去看看他们……”李玉刚说不下去了。因为在他心里最让他遗憾的是没能在妻子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带上她们母女回趟孩子的姥姥家,没能跟妻子的娘家人好好认认亲,没能圆妻子心中多年的夙愿。以前不是李玉刚不愿意陪同黄莺回娘家,而是黄莺自己一时转不过弯来,不愿意回去见她的爹妈和哥嫂,因为她始终不能原谅当年被家人抛弃的事实,等到有了金花梨花以后,加上自己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家里的生活越来越有些窘迫,这事就被耽搁了下来,以至于她的哥哥在她母亲过世的时候都没通知她一声,而是事过之后才来了一封简短的书信,当时黄莺听完哥哥的来信她就哭的很伤心,处于经济和自身身体的不允许,经过再三考虑以后,这事就这样算是过去了。令李玉刚没想到在她的内心里一直都没有忘记过此事,就连她自己都在弥留中了,还惦记着自己的娘家,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亲人。

天,终于放亮了,李玉刚一夜都没离开过黄莺,同时也没有合上一会眼,一双布满血丝而且凹陷下去的眼睛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无神,突然之间他好象老去了许多…许多……“爸,吃点饭吧”。李金花端了一碗她早晨起来做好的稀饭来到李玉刚面前。“黄莺啊?花做的稀饭你吃点不”?李玉刚接过女儿送来的稀饭在问黄莺,可惜的是黄莺已经不能吃女儿做的饭了。望着妻子如睡一般的面容,李玉刚也吃不下什么,但处于自己要坚强起来,要面对眼前的一切,最终他还是喝下了半碗稀粥。“花,梨花吃了吗”?一直守候在黄莺身边半步都没离的李玉刚在问金花。“小妹吃过已经去上学了,爸?妈妈怎样了”?金花关心的在问父亲。李玉刚没有正面回答女儿,他站起身向金花示意说话别让妈妈听到,懂事的金花跟着父亲走出了黄莺睡觉的地方,他们父女一起向院子中央走去……

 

                                                      (谢谢朋友欣赏,劳烦点击广告)

  评论这张
 
阅读(704)| 评论(30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