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血”梨花——第四十二回:  

2013-08-20 09:43:55|  分类: 长篇小说《“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梨花——第四十二回: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李玉刚虽说跟两个女儿一起守候在黄莺的棺椁边,可外边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能晓得,因为在外主事的张二栓以及其他办事之人时不时的就会过来找他商量一下,这不,李玉刚的小侄子又过来了。“叔,跟你说个事”。李玉刚看小侄子的说话有些吞吐,知道商量的事情可能是要背一下人,所以他就站了起来示意去里间说话。“叔,二栓叔让我来告诉你一下,外边来了一个投大礼的人,他说他也不认识,现在正陪他们在外边说话呢,让我来跟你说一声……”。小侄子把来人体貌特征跟李玉刚一描述,罗锅李就知道来人是谁了,他没有急着出去接见他们,而是让小侄子把金花跟梨花叫到自己跟前,又让小侄子带上房门,自己要好好跟两个女儿先沟通一下。“花,听不听爸爸的话”?李玉刚开门见山的就在问大女儿李金花。“爸,怎么了?我什么时候不听话了呀”?早已哭哑嗓子的李金花在反问父亲。“爸爸不是说以前,爸爸是说现在,爸爸让你小哥把你姐妹俩叫进来就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俩,爸爸就想问问你们听不听话”?李玉刚没敢直接说出金花的父母已经来到家里,而是选择先问孩子们听不听话。

“爸,你说,我们听话……”。得到两个女儿都说听话,李玉刚放心多了。“花,你亲爸亲妈来了,他们是来给你母亲吊孝的,你们今天无论如何不许往外边赶人家,再说这也是妈妈临终前的愿望,她希望将来你们都过的好好的……”。李玉刚连哄带吓的跟两个女儿交待着。已经答应过父亲要听话的小金花和小梨花,在听完父亲的嘱咐以后,她们姐妹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只是泪水不止的往下流着……“花,你爸叫你姐妹俩有事吗”?许灵芝看李玉刚从里屋出来匆匆的就走了出去,她偷偷的把耳朵凑到金花的耳边在问侄女。“没事,大娘,我家来客人了,呜……”李金花编了一个谎言糊弄大娘,因为她也不想这样,这时的李金花心里甭提有多难受了,因为她刚失去一手带大自己的母亲,为了怕再失去跟她相伴一起的父亲和妹妹,此时的她最怕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因为她不想跟自己的亲生父母走,不想离开这个熟悉的家。许灵芝看到小金花说完又在哭泣自己的母亲,她没再去多问侄女,而是跟大家一起又在哭弟媳妇黄莺了。

“嫂子……”李玉刚出去没多久就领进来一男一女,他们还没进到门前就跪倒在地,叫了一声嫂子以后,男子在朝黄莺的棺材不停的叩头,女子就嚎啕大哭起来。李玉刚示意大嫂许灵芝赶紧扶起跪地之人,因为他是大老爷们不好直接去扶沈君如。“妹子快起来”。许灵芝说着话就要搀扶沈君如。在许灵芝和梨花小姑姑的帮助下,终于把沈君如架到了黄莺的棺椁边坐下,可她的哭声一刻也没有停止,只是她的哭声里没有带出任何的字来,微微能听见的就是嫂子二字……灵堂的哭声虽说一片,可最伤心最痛苦的还是要数李金花,因为眼前的李金花两个母亲都在跟前,一个睡在棺材里已经离开人世,一个就坐在自己对面要带走自己,小小年纪的她真不知到底该如何去面对眼前这一切。“许先生,走,到外边去坐,一会这批酒席要开了…….”。跟在后面进来的张二栓看灵堂里不适合男人所呆,又怕沈君如哭的时间过久对身体不好,毕竟他们都是在城里(李玉刚把大体情况跟张二栓简单的透露了一些)呆惯的人,他赶紧过来叫许宏亮夫妻出去,这也是处于礼节性的接待。

“娘,这是我们家哪门亲戚啊,怎么喊婶子嫂子呢”?一惯喜欢多话的张玉霞在问婆婆许灵芝。“是啊?大嫂,我们好象没这门亲戚啊?就是,我也不认识,看样子还挺亲的嘛,看她哭的好伤心……”哭累了的大伙都在你问我我问她,可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其中的玄机。唯独李金花心里最明白,另外就是小梨花了,因为有刚才爸爸的交待梨花这时也不敢多言语一声,她只是偷偷的在看姐姐的脸色,当她看到姐姐一副伤心痛苦的模样,小梨花往金花的身边挪动了几下,她把身体漫漫的靠在了姐姐的身上,就这样两姐妹心有灵犀般的拥在了一起。“花,这是你家哪里的亲戚,我们怎么都没见过呢”?小梨花的姑姑在问金花。“说你又不认识,干吗非要问呢”?小梨花把姑姑的话语接了过去。“这丫头,姑就是一问,看你凶的,小心以后找不到婆家,呵呵……”梨花的姑姑让梨花说的有些生气,不过她这么说小梨花,也是逗大家一乐而已,因为只要来人大伙就要陪哭,毕竟她们这些人都是逢场作戏而已,真正伤心和痛哭之人,还是黄莺的两个女儿和李玉刚本人……

时间一晃到了傍晚,黄莺在这个家只能呆最后的一个晚上了,因为明天一早黄莺的棺椁就要下葬……“轿马到了,快,大伙让让,让轿马进屋一趟……”。张二栓在吩咐大家。按当地风俗,过世之人都要烧上一副纸糊的轿马,这样逝去的人就会骑着大马坐着小轿离开凡尘去往仙界了,这些只不过是迷信当中的一种说法罢了……当地烧纸轿马是丧事中比较热闹的一环,也是哭喊声最高的一刻。首先轿马抬回来以后,纸马要骑在棺材盖上一会,轿子要在棺材四周绕上一圈,在被人们抬到院子中央祭祀一番,牵马抬轿的五个纸人也相继写上名子,准备了一些酒菜放在这些马夫轿夫旁边,等待祭祀完了这些酒菜就让孩子或一些男人们抢吃了,据说吃过这些酒菜之人走夜路不会害怕。等全部祭祀好以后,逝者的子女背上其生前所穿过的衣服和遗物跟在抬轿马的后面,有条件的还会请上一盘锣鼓在前面开道,其他人一个不留的全部跟在孝子身后,找一个荒僻的三岔路口,把轿马和一些易燃的衣服和纸钱摆放在一起,当大火点着以后,有一个领头之人带着孝子们围住火堆来回跑三圈,但每一圈都不能跑到头,要留下一道口子让世者好骑马离开,在大火快灭的时候,由死者的儿子或孙子们开始往家跑,谁先跑到家里谁就先发财,可惜的是黄莺没有留下争着跑回家发财之人……

 

                                 (谢谢朋友欣赏,劳烦点击广告)

  评论这张
 
阅读(728)| 评论(3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