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血”梨花——第五十一回:  

2013-09-11 07:41:57|  分类: 长篇小说《“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梨花——第五十一回: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沈君如跟女儿小金花在乡下吃过午饭没多久,她们母女就回到了镇上。一是李玉刚正在农田里忙夏收,她们母女在此也帮不上什么忙。二是自己要上班,金花明天也要上学不能耽误。三是顺便让金花去她爷爷奶奶家认认门,这也算是认祖归宗了吧。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金花一直都湿润着眼睛,因为她的脑海里一直都浮现刚才临走时妹妹那种不舍的眼神。“姐,我不想你走,姐……”拉着金花衣服的小梨花,久久不愿意松开她那双幼嫩的小手。“花,不要惦记家里,啊?好好听话,学习之余多帮妈妈做些家务,如果有时间就常回来看看……”。一脸写满沧桑的李玉刚,望着金花母女要离开时不断的在叮嘱着。“花,别难过,妈妈有时间再陪你来……”,看到女儿一路之上都默默不语,而且一副很伤心很留恋的样子,沈君如也感觉心里酸酸的,她一把搂住女儿的肩膀,把自己的下颚紧紧贴在金花的头上,母女二人就这样一路走着走着,不一会她们就来到了集镇上,来到了金花的爷爷奶奶家里。

“乖乖,我的小孙女来了,快点进来……”看到沈君如母女的到来,金花的奶奶高兴的在招呼着。“奶奶,我自己来”。金花看到奶奶要为她搬椅子,她立马上前就接了过来, 但她没有自己坐下,而是转手递给了沈君如,只是依旧没叫一声妈妈。“你们母女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吃饭了没有”?奶奶关心的在问她们。“妈,我们在乡下吃过了 ,早晨回来的时候怕耽误时间就没进来,直接去的乡下……”沈君如把跟女儿回来的经过简单的跟婆婆说了一下。“君如回来了?花来了”?正在午睡的老许头听到老婆子在外屋跟人说话,他就起来了,当他走到门口时才知道是儿媳跟孙女回来了。几句寒暄过后的老许头就要去小饭馆买卤菜,因为农村的集市不比城市的菜场,一到下午什么菜都买不到,如果来人,唯一的去处就是附近的小饭馆切卤菜。“爸,你别忙活了,我们不在家吃饭,歇一会我们娘俩就回去了,晚了坐不上车,明天还要上班,花明天也要上学”。沈君如边在喝水边在跟公公解释着。

“带花来了趟也没在奶奶这吃上口饭,娘俩回来就要急着走,真是的……”。金花的奶奶一直在埋怨着沈君如这个儿媳。“妈,小孩以后回来的多着呢,还愁吃不到奶奶亲手做的饭菜啊?下次,下次一定,嘿嘿……”。沈君如说着说着就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提包,她们母女经过短暂的休息以后,就从许家老宅走了出来,坐上开往县城的末班汽车……金花母女带来的欢笑只在李玉刚家停留半日,留下的依然是寂寞和孤独,而且又重新燃起小梨花对姐姐的那份依恋和相思。“梨花,回来吧,姐姐都走远了……”。一直站在门口送别姐姐的小梨花,让父亲提醒她才恋恋不舍的转回屋里。“梨花,爸要下地干活了,晚上提前把饭做好自己先吃,吃过以后别收拾了,抓紧看看书写写字,等我回来吃过再一起洗刷,爸爸趁着傍晚凉快多干一会……”李玉刚交待完小女儿以后,他就直奔庄外的小麦地走去,而且走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朝金花母女回去的路上望上一眼,此时李玉刚心中的五味杂陈也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李玉刚来到上午没割完的麦地,他望着眼前金灿灿的麦穗,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忙到什么时候才算完,这样子的日子他一点盼头也没有,一点希望也看不到,唯一指望的就是梨花快些长大……“叔,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啊?是不是梨花中午没做饭啊”?割过一墒地回到田根上喝水的张玉霞在问她这个叔公公。“不是,是花跟她母亲来了”。李玉刚在对侄媳妇解释着。“是金花妹子回来了呀,难怪我们吃过饭来一直没见叔下地呢,刚才继龙还在说呢,要是金花妹子在家就好了,可以给叔减轻不少的负担呢,嘿嘿……”。张玉霞的话其实就是她自己说的,因为她就是一个爱多嘴的妇人,这点跟她婆婆一点都不像,不过大多不好听的话语打她嘴里出来以后,她都要说是继龙所说。“唉,我说当家的,这金花妹子去城里生活了,你说以后她还会不会认我们这些乡下的穷亲戚了……”张玉霞回到自家的麦地干活,但她嘴上依然谈论的是金花的事情。“你干活就不能少说点话吗?也不怕累着,真是的……”。李继龙小声的在责怪自己的老婆。“信不信我一镰刀让你挂彩”?张玉霞举起镰刀本着脸对她男人凶着。为了不让李玉刚这个叔叔听到,李继龙只好无奈的低下了头,继续割他的小麦,这也是他一惯服软媳妇的标志动作……

一个麦季终于过去了,长达快一个月的夏收夏种让李玉刚如同大病一场。身体也瘦了,眼睛也凹陷了,头发因为没有时间去理也长了,皮肤变得更加黝黑了,就连布在他脸上的那份岁月沧桑也好象加快了步伐……谁家的夏收都有几个帮手帮忙,唯独李玉刚的家里没有帮手,出出进进只有他一人在忙活地里的庄稼 ,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儿,最多只能帮着做做饭看看门和洗洗衣服,而且还要他在不断的提醒和叮嘱着。该收的收了,该种的也种了,地里的农活余下的就是看管看管了。不能清闲下来的李玉刚心里最明白,自己还欠人家那么多的外债,虽说这些债主都是亲戚或是朋友,可本能不的不让他又重新拾起了闲置在一边的那副竹筐挑子,因为只有他的坚持劳作和不断努力下,才能还上所欠外边的之债,才能让睡在张家洼的黄莺在另一个世界得到一丝安慰。因为只有在他一笔一笔还清,因为黄莺生病所欠人家的那么多外债,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妻子,黄莺在临终前的重托,这样的重托也是他罗锅李不断忙碌的动力,同时也是他往前走的一个方向……

 

                    (谢谢朋友欣赏,劳烦点击广告)

  评论这张
 
阅读(808)| 评论(3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