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血”梨花——第133章节:  

2014-06-28 13:34:11|  分类: 长篇小说《“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梨花——第133章节: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年,终于到了,这是李玉刚自娶到黄莺以后,他一个人第一次独自过年,也是最后一次……。一大早李玉刚就接到了女儿从上海打回的电话,虽说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女儿一家是不可能回来过年了,可脑子里依然还在期盼着,这也是他眼下唯一的念想了,为了不让女儿有所挂念,李玉刚只能尽往好的地方说给女儿听。“放心吧,爸都这把年纪了还照顾不好自己吗?只要你们在外边好好的,爸也就放心了……对了,我一会就去你哥家,你嫂子和你哥都催促好几次了,叫一早过去一早过去,我就怕你们打电话回来,所以我一直没动身……”。李玉刚边跟女儿聊天边在掉眼泪,虽说他知道今天掉眼泪不好,大年三十不能这样,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也许他真的是老了,老的自己都约束不了自己了。李玉刚心里难过,可李莉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自从听到手机里传出父亲的声音以来,她李莉的眼泪就一直没停过,虽说她已经强烈的在控制自己的伤感情绪,但脸上的表情足矣证明一切,只是李莉这边的一切他李玉刚看不到罢了。

放下打给父亲的电话,李莉有些失控了,她紧紧的抱着女儿一动不动,虽说没有一句哭声,但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喷涌而下,吓的小蕊蕊一直在惊叫着。“妈妈我痛,妈妈我痛”。原来小蕊蕊不是让妈妈的举动所吓,而是让李莉搂的太紧感觉有些痛在叫着……。第一次离开家离开亲人,而且又是如此的遥远,她李莉心里当然不好过,同时不好过的还有他刘劲,因为他也是第一次没在老家过年。虽说他入赘到李家以来大多都没跟自己母亲一起过年,可每年的大年初一他就早早的回到母亲身边,今年不能回去,他自然心里也不痛快了,只是做为男人他没有李莉表现的那么强烈而已。为了不让刘劲看出自己伤心的一面,李莉尽量拿忙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顺便也把这段时间她没在家的家务给补回来。“不是让你们娘俩多睡会吗?怎么都起来了”。去集市上买菜的刘劲,刚进屋就在询问李莉。“今天过年,就算不守老家的那么多规矩,但也不能马虎不是……”,李莉边在收拾边在回答刘劲。也是,虽说这段时间她李莉在外边上培训班比较辛苦,但过年了,多少还是要做出一点年的味道来的,这不,她昨晚就吩咐刘劲一早就去集市买了一些过年必备的东西回来。

“叔,您老怎么到现在才来,我刚才还在催促继龙快去请叔,他非要等忙好了才去,呵呵……”。侄媳妇在热情的接待着李玉刚。“我在等你妹他们的电话”。李玉刚回答。“小妹来电话了吗”?侄媳妇边忙边在问李玉刚这个叔公公。“叔,在这坐,这里暖和”。李继龙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堂屋门口走廊的西边拐角上,因为朝南的房子在冬天的上午这里是最温暖的地方。“你们忙,我自己弄,老了帮不了你们什么忙,还来给你们添累赘,哎……”。李玉刚接过大侄子递上来的椅子有些无奈的说着。“看老叔说的哪里话,我们孝敬你老还不是应该的,您是继龙亲叔,不孝敬你孝敬谁呀?再说小宝他爷(指李玉河)也不在了,有你老来跟我们一起过年也显得热闹不是,呵呵……”。继龙媳妇说的没错,家有一老,甚是一宝,这在以前她是体会不到的,自从这些年她自己上了年些纪,而且也是快做婆婆的人了,这点做人的基本道理她是终于给悟出来了。听到侄媳妇能说出这样的孝顺话,李玉刚的心里很是欣慰,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以前那个跟公公婆婆横争鼻子竖争眼,甚至有些刁钻蛮横不讲理的侄媳妇,如今说出的话让人听起来是那么的入耳那么的中听……

没能陪在父亲身边过春节感觉内疚的不只是李莉一人,还有那在县城上班的许金花。年里因为自己在上班,加上自己家也要办办年货,还有公婆那边也要照应一下,更主要的就是许金花的母亲沈君如那边了。沈君如岁数虽说比乡下的李玉刚要小很多,但她自从许宏亮病逝以后一直身体就是不怎么好,加上现在儿子许松的工作又不在当地,能照应她的就只有许金花一人了,所以小金花现在根本没什么时间回乡下的那个家,更不能为乡下的那个父亲做点什么,以至于许金花总感觉自己亏欠乡下那个家,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确把自己抚养长大的父亲。“爸,起床了吗”?大年初二的一大早,许金花由丈夫开车陪同儿子相伴,终于回到了久别的乡下家,刚到门口一下车她就在叫喊父亲李玉刚。原来金花居住的县城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年初一头一天是不能串亲戚更不能回娘家,因为这一天只有当年家里有老人过逝的家庭才有人登门拜访,叫什么拜孝,虽说金花知道乡下的老家没有这等规矩,但毕竟自己也在城市里生活了这么久,这点她是很在意的,尤其是对自己的亲人。

“起了起了,乖乖,你们怎么来这么早啊?快让我看看我的大外孙……”。李玉刚一听门口有车停下就知道是女儿一家回来了,没等他来把大门打开就听到金花在叫喊自己,乐的这个罗锅李嘴都笑歪了,连声的在说要看看金花的孩子,他的大外孙子。“姥爷好,给姥爷拜年了”。嘴甜的小家伙一下车就在逗李玉刚开心。“乖乖,可想死姥爷了,再不来呀以后就恐怕见不到姥爷喽……”。“爸,大过年的你说些什么呀?呸呸呸,多不吉利呀,这老爷子真是的,是不是在埋怨女儿啊?嘿嘿……”。许金花搀扶着李玉刚的胳膊,弯着腰(因为李玉刚自幼患有重病,个子不高而且还罗背)把头紧紧的贴在父亲的臂弯里,边往后院走边在哄父亲开心,那个撒娇的温情场面比亲生的一对父女也要胜出百倍千倍,这也许是他李玉刚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幸福时刻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51)| 评论(6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