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血”梨花——第140章节:  

2014-08-06 09:59:48|  分类: 长篇小说《“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梨花——第140章节: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小娟洗好碗筷回自己家去了,堂屋里留下的就只有两个老者了。“你饿不饿?我来煮点面条吧”。李玉刚看张二栓泡好茶坐定以后就在问他。“我不饿,都这么晚了煮什么面条,麻烦,喝点茶就行了”。张二栓有个不好的习惯,也是以前当村长时留下的毛病,那就是中午酒喝多了有时不吃晚饭,习惯性的酒醒以后要泡杯浓茶。“你不吃我还要吃呢,好歹也是一顿饭,免得到时候死了嘴不闭上,呵呵……”。张二栓要做晚饭也并不是自己有多饿,这要是在平时他一人在家,顶多也就是几块饼干充饥,因为今天来了客人,礼节上他也要问上一句,何况现在的他肚子还真有点咕咕叫。“张叔回来了,你看我,下午去地里了回来也没顾的过来看看,要不是我家那死丫头回去说我还不知道呢,嘿嘿……”。未见其人,继龙媳妇的抱歉话语就传到了堂屋,因为李玉刚家前面的大门没有上闩。“叔,这就是你不对了,张叔回来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呢?哪怕叫个小孩去通知一下我也好过来帮一把不是……”。继龙媳妇在说这个叔公公。“是我不让你老叔叫你的,继龙又不在家,家里家外有好多事都要你操心,我这个老家伙是没事才来找你老叔叙叙旧的……”。张二栓接过话茬在说着。

“再怎么忙张叔来了我也应该过来不是,我家老叔就是不爱吱声,什么事都要我们过来问他才行,侄子侄女跟自己小孩又能有多大区别呢,再说小妹不是不在家嘛……”。继龙媳妇进门以后一直在埋怨李玉刚。“中午喝洒的时候我听你叔公就念叨了,你这丫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你对他这个叔公比当年对你亲公公还孝顺,好啊!好,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张二栓一连说了几个没想到。原来在张二栓的眼里,继龙这个媳妇是个刁钻蛮横的丫头,当初要怎么不讲理就有多么不讲理,没想到如今确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就是为什么张二栓说的没想到。“叔,你干吗”?继龙媳妇看李玉刚从橱柜里拿了一把面条出来就明白了什么意思。“老叔,你们俩老爷子不会还没吃晚饭吧,我来我来……”。继龙媳妇夺过李玉刚手上的面条,一溜烟的就去了厨房。“呵呵,这丫头,自己都是快做婆婆的人了,还这么性急……”。李玉刚冲着张二栓笑着在说。“以前我就说你罗锅李命好,而且还有女人缘,怎么样?这丫头以前是什么脾气你是知道的,等她明白过事理以后没几年,老大(指李玉河)跟嫂子相继就去世了,没享她几年清福,现在你到好,你可以享受了,这不是福是什么?呵呵…….”。张二栓说完自己也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面好了,两位叔快尝尝咸淡”。说着话的功夫继龙媳妇的面条就煮好了,而且每碗面条上面都加了两只荷包蛋。“嗯,不错,跟你婆婆当年的手艺有的一比,呵呵……”。张二栓吃了一口面,又喝了一口汤,这时他才开口夸上这么一句。服侍好两位老人,继龙媳妇也该回去了,因为这时已经快夜深人静了,再说家里只有小孩在家也不放心。“叔,你老明天别走,去我家过一天,我明儿地里没什么活了”。继龙媳妇临走前不停的在叮嘱张二栓,因为她来李家也这么多年了,知道这个外姓叔叔对于他们老李家帮过不少忙,这次回来连自家大门都没进,就直接的来到叔公公家,这也是给了他们老李家的一个很大的面子,毕竟张二栓在这村里做了那么多年的支书,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行,叔这次回来不急着回去,就想在这里多过几天,好好跟乡亲们叙叙旧,好好看看家乡的一草一木,也许叔再过几年想来也来不成喽,除非他们到时候把小盒子送回来,哈……”。张二栓放下面条碗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早呢,你比我小好几岁呢,要走也是我先走”。李玉刚接过张二栓的话题也跟着说了起来。“真要走,谁也拦不住,更不是年纪大小的问题,她婶子不是还比我小一岁嘛,不一样走了……”。提到这些,张二栓有些伤感的说着。“你知足了吧,黄莺比我小多少?她那年走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呢……”。两位老人越聊话题越伤感,搞的继龙媳妇都不知怎么相劝了。“两位老叔,干嘛?刚才不是聊的好好的嘛,人啊,是越老越要开心,越要想的开,这样才幸福……”。继龙媳妇的一句,打断了两位老人的伤感思绪。“对,丫头说的对,看我,老糊涂了,这几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张二栓一下子从刚才的情绪中走了出来,脸上也立马有了笑容。“丫头回去吧,累了一天还在这伺候我们,让我们老哥俩好好聊聊,明早我跟你叔就过去看看,呵呵……”。张二栓在催促继龙媳妇回去,因为时候真的不早了。

送走了侄媳妇,李玉刚也把大门给插上了,今晚他没有睡在前面的屋子,因为他要陪张二栓在后院,只有后院才有一间客房是专门接待客人的。“丫头孙女都走了,有点失落吧”。张二栓在问从前面回来的老李头。“失落又有什么办法,总不至于把孩子长久的栓在自己身边吧,孩子也有孩子们的难处,他们也要生存,他们也要为他们的孩子着想,我能理解……”。坐下的李玉刚在无奈的回答着。“是啊,现在的孩子们都忙,压力又重,也许这就是时代逼的吧,哪象我们那会,虽说队里忙是忙了点,但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压力,该吃吃该喝喝,有空还能睡个午觉……”。张二栓一边品茶一边在回忆的说着。“那时候的人们比较满足,也没有攀比,哪像现在的年轻人,什么东西都要好的,新鲜的,就拿衣食住行来说,搞不起啊…..”。“老哥说的对呀,我们那个时候,只要有吃的,住的不漏水,穿的不冷,就算是好日子了,再看看现在的年轻人,高楼大厦住着不说,出门就要打车,明明几步路的功夫,非要打个的士,显得自己好有钱好有气派样,更甚的还有好多年轻人都开上自己的专车了,哪怕是按揭也要买上一辆属于自己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压力吗?我还没怎么说,我家那几个小子就跟我顶上嘴来,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我看纯属无稽之谈……。两位老人就这样你一句他一句的聊到很晚很晚……

  评论这张
 
阅读(1000)| 评论(36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