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66》  

2016-11-10 09:18:28|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66》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六十六章节:

张从兵就在锅门口凑活着睡了一觉,一开始还可以不算太冷,可到了五更天的时候他是生生被冻醒的,毕竟没有床铺,只有一床租来的薄被子裹在身上,要是不冷那才叫怪呢。几桌赌钱的人们赌瘾很大,都这时候了还不见他们收场,一个一个依旧在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牌。“糊了,嘿嘿……”。张从兵连襟也就是张仁芳的老公,他刚摸到一张牌以为不是自己需要的,差点就让他给打出去了,结果定睛一看,高兴的一不留神就叫出了声。“小声点,屋里都在睡觉,你这么一咋呼还不全醒了……”。怀英大哥在说小妹夫。“失态失态,一夜不糊张,总算自摸了一把还差点叫我给打了,嘿嘿……”。“天快亮了,这一牌完了我们就收摊吧,今天是正日子,一会就要上人忙事了……”。老大就是老大,再怎么玩他也不会忘记正事的。“哥,你们怎么不玩了,天亮还有一会呢……”。早已被冻醒的张从兵来到堂屋在问大舅兄。“不玩了,休息休息,一会大家都要各自就位,不能掉链子……”。张从兵赶紧从厨房拎了两瓶热水来到堂屋,给打牌的这几个人洗洗暖和暖和。

天,终于是大亮了,因为是提前都安排好的,一大早起来都各自在做着自己手上的事情,四下借宿的亲戚们也相继聚到张家大院,只见这时院子里的人头越聚越多。忙事的,转悠的,聊天的,调侃的,说笑的,张望的,成群小孩嬉戏的……“静静,都静静,大家听好了,马上就要开头一轮饭了(头次的意思),打杂做事的先吃,因为一会忙起来就没吃饭的功夫了,能坐下最好,如果实在坐不下,又不是太饿的就稍等一会,第二轮让你们再喝,担待,担待了大家……”。扮东(代替东家主事的)的长者在向大家吆喝着。今天的酒席一零是开8桌,而且从早晨开始一直到姑娘出门是不中断的,只有下午会稍为停顿一下,晚上再开最后一零饭,大多也都是自家人和亲戚,还有就是请来帮忙的人们。因为乡下都有一个风俗,一家办喜酒,只要随礼的一家大小都会去吃饭,因为随礼的不是亲戚也是朋友,最起码也是左邻右舍的邻居,哪怕小孩在校读书,中午也要赶回来吃饭的,所以一零开少了根本不够坐,就这还有好多在旁边吊黑鱼的(意思没坐到位子,只能拿副碗筷盛些饭站在旁边夹菜吃)。

“快关门,快关门……”。随着叫声,只见两个妇女赶紧从堂屋往大门口跑,一把拉过大门就把门给关上了,而且站在里面是死死的把门给抵住。这是为啥?当然也是有讲究的,因为媒婆来了,这是在闹喜,就是要向媒婆讨要香烟。“两包不照,两包不照,我们里面人多……”。关门妇女在跟门外讨价还价。“四包也不行,一人还分不到一包呢……”。最终以一条香烟的代价换来了大门敞开,把院子里其他喝喜酒的人逗的是人仰马翻,原来关大门的就是两个女人,她们一人分了两包香烟,其他的全给院子里的其他人分散了,其实这也是图的一时高兴而已。媒婆一到,男方派出的接亲车队也随着开到,这次邱一虎是真给力,来了七辆清一色红面的,外加一辆微型小货车(拉嫁妆),这可几乎是镇子上跑运输车辆的一半还多,这要不是提前预约,根本没法办到。“来来来,师傅们厢房请……”。支客人员在引导开车司机们去偏房吃饭,正堂屋是没有他们份的,因为过去在当地有个讲究,马夫和轿夫是下等人,还有就是吹喇叭的,他们没有资格跟其他人平起平坐,虽说现在是没有马牵,也没有了轿夫,可开车的司机就如同当年的轿夫,所以他们只能在偏房喝上一杯,不过这也只是在过去,如今酒驾是要被追究的。

“你这丫头,侬(女儿的意思)还没走你就哭成这样……”。槐花姥姥在说张怀英。“姐,别这样,丫头婆家又不是有好远,抬腿功夫就到了,要是想侬了就去看看,要不让仁红经常的回来不就得了,看把自己哭的……”。张怀芳也在劝导姐姐。“我说养侬不行嘛,我辛辛苦苦养这么大容易嘛我,说要就给人家要去了……”。张怀英哭的就跟小丫头似的,而且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那不对呀,如果都不养侬,那你家仁清长大怎么办?从哪讲媳妇……”。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段话,把整个屋子里的人们全都给逗乐了,包括张怀英也是破涕大笑起来。“好了好了,你再这样下去,会让丫头心里更难受的,仁红昨一天几乎都没吃东西,你不能再这样了,听话……”。张怀英大嫂也在旁边说服大姑子。嘴上答应是不再哭了,可心里就是难受,毕竟一会车子就把女儿给接走了,这嫁出门的闺女,就如同泼出门的水,想收都没法收的回来,将来就算是回来,也是走娘家,根本不是自己家的人了。母亲张怀英的哭声,女儿张仁红听的是真真切切,因为她们母女的房间几乎是紧挨着的,一间屋里说什么,另外一间听的清清楚楚,所以母亲在这头哭,女儿在那边流泪,旁边还加上小槐花也在起哄,因为她也早已哭的是稀里哗啦……(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19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