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67》  

2016-11-13 18:16:58|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67》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六十七章节:

“别急别急,先把货车开过来,让东西先上车……”。一群人在那紧张有序的忙碌着,因为老红人(媒婆)一旦吃饱喝足也就到了姑娘出门的吉时,先把嫁妆装上车那是一点都不多余。外边在忙碌装嫁妆和安排送亲人员的排次,屋里是哭泣声不断,尤其这个时候张仁红哭的更厉害,因为她在家做姑娘的时间可以用分钟来计算了。“好了,丫头,别哭了,今天是你终身的大日子,意思意思就行了……”。安抚张仁红的亲戚以为小仁红这是在作秀,因为当地有个风俗,姑娘在出门(出嫁)前都会哭上几声,以示大家自己舍不得离开娘离不开家,有的是做做样子,但绝大多数都是真心的哭,因为谁都不想离开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亲和兄弟姐妹。张仁红今年虚岁才一十九,小弟比她小六岁,也就是说张仁清还是一个孩子,虽说他的体格还是不错,但要背起姐姐来还是有些吃劲,所以经过大家的商讨,最后决定把张仁红从闺房背出大门上车的人选是堂哥张仁江,这也是当地的一种风俗。“快扒一口饭,快点,多扒些……”。有人端来一碗米饭要让小仁红含在嘴里,记住,这一口米饭可不是让她全部咽下,因为这里是有讲究的。

“仁清快点站好……”。只见有人把张仁清拉到堂屋门口站下,而且把自己的衣襟高高的掀起,成一个漏斗形状站在门边等候。张仁江开始背起妹妹张仁红,缓慢的从里屋往外边走,刚到堂屋门口就让人给拦下了,只见张仁红把刚才含在嘴里的米饭一粒没剩的全吐到弟弟掀起的衣斗里,这又是什么意思呢?原来这里有个小规矩,姑娘在出娘家门的时候,嘴里所含的米饭代表的是财富,如果姑娘想让娘家将来富裕就多吐一些米饭出来,如果想自己将来的小家庭比娘家富裕就少吐些出来,不过大多数姑娘出门的时候都会多吐一些出来,少吐的几乎没有,就算有也是个别现象。今天张仁红有点小伤心过度,她根本咽不下去这没菜没盐味的白米饭,所以她选择一粒没留的全吐完了。张仁清赶紧跑到后面把衣服上的米饭抖落掉,再简单的处理一下,因为他也要去送送姐姐……张仁红走了,出嫁了,她被堂哥背到最前面的那辆面的车里,虽说心有不舍,但这也是人间常情,女孩都是要过这一关的。

送亲的队伍很壮观,这要不是有车子拉,象过去走在马路上那也是一道很亮丽的风景线。“别哭了,大丫头出嫁了,不是还有二丫头三丫头嘛……”张从兵过来在安慰妻子。“别再跟我提丫头,要知道现在这么痛苦,当时我一个丫头也不生,象大嫂多好,她就不要受这份罪了……”。张怀英哭是哭,她那也是舍不得造成的,但哭声中也带着喜庆,毕竟今天是女儿的大喜日子。张怀英接过丈夫端来的热水,她主动的在洗脸,因为女儿已经走了,哭也哭过了,再不洗洗脸走出房门就没道理了,因为院子里来喝喜酒的人们有的开始要走了。“别走,别走,都吃过晚饭再走……”。张怀英赶紧出来在挽留客人。“你看,不花钱你们都不来,再怎么说也要吃过晚饭再走,反正是耽误大家的事情了……”。张怀英和丈夫依然拉着都走出大门口的客人在极力挽留。“不了,刚吃过一点都不饿,晚了路不好走,以后有时间肯定不会少来的……”。要走的亲戚在谢绝他们俩夫妻的挽留,毕竟明天都腊月二十七了,谁家没有事情需要忙的,不在这吃过晚饭也是正常的。

张从兵夫妻是送走一波又一波,很快院子里的客人就少了很多,有的没走是在等送姑娘的回来一起走,还有的就是张怀英娘家的那些亲戚了,因为他们离的比较远,没有车子送是不行的,所以张从连一会就要忙了,好在张从兵又从集上临时租了两辆三轮车(面的是没有了,因为今天办喜事的不止他一家)。经过这么一会忙碌,张怀英现在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现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伤感情绪,反而还充满了一种喜悦的心情,毕竟女儿出门就代表已经长大了,自己也算交差了,再加上一忙碌全然把这事给忘了……女儿走了,客人散了,留在院子里的是一片狼藉和残根剩饭,到处是桌子,板凳,椅子,凳子,还有就是从集上商店借来的碗筷,和左邻右舍借来的日用东西,望着眼前的一大片,就是一件一件的送,一样一样的洗,也够张从兵他们两夫妻忙到年的,何况到年已经没有几天的时间了。

“仁霞,仁玲,今晚别洗了,天都不早了,快洗洗睡觉吧……”。张怀英在让两个女儿放下手里的活,因为这些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弄好的。“娘,几点了”?张仁玲在问母亲。“都快到一点了,别忙了,快去睡吧”。张怀英说着话,但手里的活还是没停下,因为她想跟张从兵再多忙一会,让两个女儿先去睡,因为儿子张仁清睡的早已不知道姥姥家在哪里了。“好吧,那你们也别忙了,现在也实在太冷了……”。张仁玲说着话就开始洗起手来。“你不睡觉”?张仁玲看小槐花还在继续洗碗,就在问她。“你睡你的,我没瞌睡”。张仁霞没好气的回答二姐。“吃枪药了,我又没惹你,真是……”。张仁玲恨恨地把抹布往盆里一扔就进屋了。“老丫头也洗洗手去睡觉吧,这些我跟你妈一会就弄好了……”。张从兵过来在劝槐花。张仁霞依然没有收手的意思,反而还越忙越快了。“槐花,怎么了?是不是谁惹你了”?张怀英看小女儿一直闷闷不乐的在忙事情,也在问张仁霞。“没有,我自己惹我自己了”。小槐花说话依然很冲。“你这丫头,不怪你二姐说你,洗洗快去睡觉吧……”。张怀英说完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厨房门口洗碗的就剩槐花一人了……(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1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