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71》  

2016-11-22 12:51:17|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71》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七十一章节:

张仁霞之所以把雇主少爷哄睡着,自己也躺在主人的床上没醒来,一是因为空调房太舒服太暖和,二也与她一天忙到晚有直接关系,毕竟她才一十七岁,而且还是虚岁,只不过从她的外形来看跟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没啥区别,因为小槐花比两个姐姐都成熟的早……雇主男依然在实施他的猥亵计划,因为仁霞的睡衣扣子已经松开,整个胸怀几乎全暴露出来,甚至胸前最私密的地方也没有被遮住,可怜的小槐花还依然睡的很香很香,甚至脸上还露出一丝笑意……雇主男先是不停的用手抚摸,接着就开始用嘴在吸吮,不过他的动作很轻很轻,那是他怕把张仁霞给弄醒了……时间如同凝固一般,没有睡醒的小槐花任由眼前这位自己称之为叔叔的男人在蹂躏,可她确一点知觉也没有,哪怕翻一下身也许就能打断了整个持续,可她依然没有动静……雇主男越吸越痴迷,而且手还开始慢慢向下滑动,甚至都快触及到张仁霞身体的最私密处。“你你干吗”?张仁霞终于醒了,而且是彻彻底底被惊醒的,她双目怒视眼前这个刚刚认识还不到二个月,而且比较敬重的男人,她惊呆了,甚至惊恐的都忘记把睡衣穿好,半裸着上身坐在主人的床上。

雇主男看到惊醒的张仁霞在怒视自己,他也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屁股瘫坐在地板上(刚才他是半蹲在床边)。张仁霞看自己半裸着上身,她赶紧把睡衣往胸前裹了一下,这时她才发现睡衣扣子一个也没扣,甚至连睡衣带子也没系好,原来这些扣子是雇主男一个一个为小槐花解开的,至于睡衣带子是她自己没系好,睡着了一翻身给弄松的。“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小槐花哭着就跑出了雇主男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小储藏室里,她狠狠地把门给关上了,而且是从里面死死的把门给锁上了,一个人躲藏在储藏室里痛哭起来……雇主男望着连鞋都没穿的张仁霞跑了出去,他是真的慌神了,他不知道明天怎么去面对张仁霞,不知道怎么去跟张仁霞解释,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还有两天就出差回来的妻子,因为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靠妻子娘家人给的,如果妻子不能原谅自己,那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结果,雇主男是想都不敢去想。“仁霞,叔叔错了,叔叔不是人,叔叔简直就是一个畜生,求求你原谅叔叔吧,叔叔不能没有这个家呀……”。清新过来的雇主男,他跪在储藏室门外,他是一边哭一边在求张仁霞原谅,而且双手还在不停的扇自己的耳光。

张仁霞没有去理会雇主男,因为她已经哭的快失去知觉了,本来在空调房里睡了大半夜很暖和,一下子来到储藏室就非常冷,再加上她是又惊恐又害怕,而且又一直在哭泣,要不是她从小在老家练就了一个好身体,说实话,生病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这也是雇主男为什么这么去求小槐花放过他的其中一个理由。雇主男心里非常清楚,只要小槐花不原谅他,只要再等两天,只要妻子一发现发生了这种事,他的前途就彻底完了,也许自己还会面临牢狱之灾,什么学位?什么职称?什么面子?什么人品?统统都会失去的,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儿子也会失去,他深知自己的妻子,她是不可能让儿子认一个这样龌龊的男人做父亲的……时间一分一秒在流失,雇主男知道现在小槐花是不会原谅自己了,因为他哭过求过也打过自己,可一直没听到里面有任何动静,唯一从门缝传出来的就是张仁霞微弱的哭声,就这断断续续的哭声,声声都跟钢刀似的插在了雇主男的心上,他痛恨自己,甚至想到自杀,就死在被自己蹂躏过的小姑娘跟前,来表达自己的悔意,可这管用吗?当然是不可能管用的……

回到自己卧室的雇主男,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双目呆滞面无血色,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坐在了儿子身边,想想他都后悔死了,人家多好的一个姑娘,来家不到两个月,家里的什么脏活累活都愿意去做,而且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不说,还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了她的弟弟一样在照看着,想想雇主男又扇了自己重重的一记耳光……天,亮了,今天是周一,雇主家少爷要送去学校了,小槐花没有忘记这件事情,因为她答应了雇主女,一定要照顾好她的儿子,她之这么做也是在兑现自己的一个承诺,只是今天她没有进雇主男的房间。雇主男看到小槐花能依旧送儿子去上学,他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一点,只是他看张仁霞的目光中带了不少愤怒的敌意,所以雇主男没敢跟小槐花说话,只是让儿子一路上要听姐姐的话,不许再调皮捣蛋。张仁霞没有吃雇主男做的早饭(本来做早饭是小槐花的工作,只因昨夜的事,雇主男自己很早就起来把早饭给做好了)。张仁霞拉上雇主家的少爷,很快就把这小孩给送到了学校,不过她没有象平时那样很快的回到雇主家,而是在大街上到处慢步,她不知道明天雇主女回来怎么跟她解释,再说她一个小姑娘也不敢把这种丑事随便的给说出来,而且还是侮辱自己那个人的老婆,别到时说不清楚还遭到倒打一把,那她就真的没脸再回到生自己养自己的老家了,所以她一路走一路想,同时也一路在掉着眼泪…….(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2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