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64》  

2016-11-04 16:09:21|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64》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是:天之涯

第六十四章节:

春去夏走秋来到,一年即失时光消。眼看进入寒冬月,有人欢喜有人焦……张仁红的婚期订在腊月二十六,也就是没过几天就是春节了,本来段琴想用腊八节这天,可张怀英没有同意,因为张从兵和两个女儿都不能提前回来,所以最后让算命的重新给选了一个日子,才确定为腊月二十六这天。随着日子一天天的临近,张怀英的心情也是五味杂成,她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沮丧?高兴吧,眼看自己辛辛苦苦养育大的女儿就要给人家了,心里总有那么几分不舍和无奈,沮丧吧,明明女儿出嫁是喜事,说明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儿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么简单的道理她张怀英当然不会不明白,也许这就是她当初为什么那么想生儿子的原因所在吧。“这次考试成绩怎样”?回来已经好几天的张从兵在问小女儿,因为张仁清拿成绩单还没回来。“比上次其中考试稍为好些…….”。张仁霞不敢大声回答父亲。“把分给我念念”。张从兵接过成绩单又递你槐花,他要让女儿自己念出来,因为自己只看懂数字,但不知道哪归哪。“语文77数学69英语42……总分412”。张仁霞念成绩单是越念声音越小,因为她怕父亲会责怪她。“比上次涨多少分”?张从兵不知道满分是多少,所以他只关心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涨11分”。小槐花在回答父亲的提问。

“那还不错,好好读,就算考不取学校,起码也要多识些字,你看老爸现在多可怜,写不好信,认不得字,就跟睁眼瞎子一样……”。张从兵想用自己不识字的难处来感化小女儿,好让她把书继续念下去。张仁霞自从大姐正月从家走时说过一次不想念书以后,她再也没有提过,其实小槐花也是想读书的,只是她没有找到好的学习方法,导致自己成绩一直上不去,每次都是在班里倒数十多名。“三姐,我怎么一会没注意你就不见了……”。张仁清拿到成绩单也回来了。“我看看”。张仁清抢过小姐姐的成绩单在一一观看。“你的呢”?张仁霞好奇的想看看弟弟的成绩,因为在小学三年级以后,每次小仁清的成绩都比槐花强。“99语文,数学89,英语66……比我强多了……”。张仁霞说出了心里话,虽说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妒忌弟弟的成绩,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实,只能怪自己脑子笨。“你弟总成绩是多少分”?张从兵不了解这学习上的事情,只能看谁的总分多,可他哪知道初一跟初二考试的门数不同,分数也不同的。“总分506”。张仁霞都不好意思报出来,因为弟弟比自己少一门课还比自己多考好几十分,想想小槐花都感觉对不起父母,毕竟读书的费用都是父母的血汗钱……

“行啊,小子,听你妈说你天天就知道看电视,没想到成绩比你小姐姐还好些……”。张从兵在夸奖儿子小仁清。“那是,看电视一样能看出好成绩来,不信你们别让三姐做家务,就让她看电视,没准明年就能考个全班第一……”。张仁清说这话纯属是风凉话,而且还带点幸灾乐祸在里边,不过一样是对的,小槐花的家务活是多,这多多少少也影响了她的学习成绩。“看电视能看出好成绩,那还到学校读书干吗?一个一个都抱着电视机看就成大学生了,老师们也可以清闲清闲了……”。张怀英做好午饭,刚从厨房出来就听儿子在那瞎白活,气的她真想上前抽他几下。“去,把厨房的饭菜都给我端来”。张怀英在使唤儿子。“槐花别去,今就让他干干,我让你不看电视成绩就上不去了……”。张怀英真是有点生气了,因为这怂孩子不听话不说,还喜欢胡咧咧,今天非教训一下他不可。“端就端,这活就跟谁不会干似的……”。张仁清边去厨房边在嘟囔着。“别去,就让他一个人弄……”。张怀英拦下要去厨房帮忙的小槐花,因为这些事情平时都是张仁霞在做,张仁清从来都没干过。

“来喽,客官请……”。张仁清模仿电视剧里的店小二在招呼大家吃饭。“没正形,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嘿嘿……”。张怀英被儿子给逗乐了,因为这种没皮没脸的家伙实在是难对付。“你也讲讲他,这样随他去我看以后怎么办,一点正形都没有……”。张怀英在埋怨自己的男人不去管教儿子。“我看仁清长大干脆当明星,演电影去……”。小姐姐张仁霞在说笑弟弟。“他看电影还差不多,一天到晚娇黄使懒的,什么事都不想做……”。张怀英一边吃饭一边在数落儿子。其实也是,不论男孩女孩,都要学会做家务,这样长大了才不会被人看不起,起码家里少吵架是真的。“今吃过饭锅碗由仁清洗,从今天开始,你跟你三姐一人一天轮流做家务……”。张怀英碗还没松下就在吩咐儿子。“不会吧,老娘亲,我可是男人,哪有男人洗锅刷碗的……”。张仁清在反驳母亲。“谁说男人就不能洗锅刷碗忙家务了”?张仁清没敢吱声,因为他看母亲露出一副要发火的模样。“洗就洗,谁怕谁,真是……”。张仁清收拾起碗筷在往盆里扔。“消缓些,扔碎了不要钱买呀”?张怀英在数落儿子……(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19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