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80》  

2016-12-17 11:05:41|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80》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八十章节:

张仁红带着邱炎晚上没有回自己的家,她每次来都要在娘家过上两天再走,因为她抱着孩子走小路,虽说近是近的很多,可路不好走,而且还有一座木制的老桥,每次走在上面都让张仁红吓出一身冷汗,如果不从这边经过走大路,那她带着孩子起码要走上两个小时才能回到娘家。“炎炎……”。张仁清放学回来,一眼就看到了小外甥邱炎,因为姐姐张仁红抱着他正在院子里。“炎炎,快看舅舅放学了”。张仁红逗着怀中的儿子,可惜邱炎现在还没有这些意识,毕竟他才几个月,不过有人逗他知道嘎嘎的笑了。“舅舅抱,舅舅抱……”。还没放下书包的张仁清,急着从姐姐怀里抢炎炎。“你把书包放下可照?别让包带子搁到炎炎的身体,真是的……”。正在做晚饭的张怀英从厨房出来在说儿子。“炎炎,舅舅带你坐飞机喽...”张仁清抱起外甥就在院子里疯了起来,示意是让小炎炎成为空中小飞人状。“你慢些,他还小……”。张怀英深怕张仁清一个没注意摔着小炎炎。“娘,没事,你看炎炎让他舅舅给逗乐的……”。张仁红看弟弟在带儿子玩,她就跟随母亲来到了厨房里……

吃过晚饭,人老三辈四个人都在堂屋里坐着,张仁清也没有象往常那样急着回屋学习,而是跟母亲和姐姐一起在看电视,不过他大多都是在逗炎炎在玩。“弟弟,你今晚不写字了”?张仁红在问仁清。“明天是周末,今晚不写了……”。张仁清为了带小外甥玩,他连作业都不写了,不过两天时间对于张仁清来说,什么作业都能搞定了……夜深了,人静了,农村的夜晚除了虫鸣蛙叫,还有就是断断续续的几声犬嚎,其他就什么也听不到了,不过张家今晚就有些热闹起来,因为他们家的大外孙邱炎来了,这不,大戏正式开场了。“他在家每晚也是这个时候闹腾吗”?张怀英在问女儿。“是的,每晚都标准,一到这个点就开始了,怎么哄也不行,急死人了……”。张仁红有些急躁的在说着。“这是闹夜,不过你也别急,小孩子小的时候都会这样,他舅小的时候也闹过……”。张怀英一边在安慰女儿。“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张仁清也被外甥的哭声给吵醒了,当听到母亲说象自己,他干脆就打开房门出来辩解几句。“还哭,看把舅舅都吵醒了,再哭我就不要你了……”。张仁红在吓唬儿子。

“孩子小,别吓唬他,再说他也不懂事,你吓唬他是没用的……”。张怀英又试着把外孙抱进怀里在哄逗。“炎炎,舅舅抱可照……”。张仁清也过来在凑热闹。说来也怪,这小炎炎在自己妈妈的怀里哭闹不止,在姥姥(外婆)的怀里也是哭闹不止,可到了舅舅仁清的怀里就止住了声音,这下让张仁清有得瑟的本钱了。“瞧瞧,瞧瞧,不哭了吧?那是你们没本事,看看舅舅一抱就不哭了,对吧,炎炎……”。张仁清抱着邱炎在屋子里是上窜下跳到处乱跑,这样的哄闹当然是能让小孩暂时的不哭,不过一停下来就不行了,再说谁又能这样不停的去哄呢?所以张仁红很是烦恼。“不行不行,你这样的哄他是没意见了,可你姐回家怎么办?要让他睡觉才行……”。张怀英制止住了张仁清,自己又把外孙重新抱到怀里。“这样吧,你们先睡,我来哄他,到下半夜了,你再来哄会……”。张怀英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出此下策。“唉!我都让他搞死了,这带小孩怎么这么累啊……”?张仁红在报怨。“现在知道了吧?不养儿不知报娘恩,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现在才只有一个呢,想当年我可带你们四个……”张怀英又要在儿女面前忆苦思甜了……

这一夜就这样熬过去了,虽说当年张怀英带四个小孩是不假,可那毕竟是过去是年轻的时候,现在年纪也大了,加上又多年没有再带过小奶孩(没断奶的孩子),突然这么一折腾,她还真有些吃不消,好在就是一个晚上,时间长了她的血压都会长上来的。“这小东西,折腾一夜都不睡,你现在总算安静了……”做好早饭的张怀英,她来到房屋叫大女儿起床吃饭。“他就这样,白天睡晚上闹,你现在总搞他都不会醒的……”。起来在梳头的张仁红在告诉母亲。“大点就好了,一般小孩都有闹夜的毛病,随着年龄慢慢长大,自然就好了……”张怀英依旧在安慰大女儿。“仁清,起床吃饭了”。从女儿房间出来,张怀英又在叫儿子张仁清。“娘,我不吃了,让我睡会……”。张仁清让昨晚炎炎闹的,现在起不来了。“快点起来吃饭,要不你姐姐会多心的……”。张怀英来到儿子床边,小声的在对儿子说。“哦,那好吧……”张仁清虽说觉没睡好,但听母亲一说他赶忙起来在穿衣服。“弟弟觉没睡好吧,都让炎炎害的……”。从卫生间出来的张仁红在问弟弟。“没有,我睡好了……”。张仁清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哈欠还是一个接一个在打。“唉!这小孩真难带……”。张仁红说完向厨房走去,她要把母亲烧的稀饭端到堂屋来吃……(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19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