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90》  

2017-03-07 13:17:41|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90》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九十章节:

年也过了,亲戚也走了,该出门的也开始出门了,可张仁玲依然没有往家里寄上一封信,这让张从兵夫妻心里很是着急,最后张从兵是带着牵挂离开家的……“张仁霞,有你一封信”?门卫室一个门卫大叔叫住了小槐花。“我的信”?张仁霞有些吃惊的在问门卫大叔。“是呀?是你的信,深圳来的……”。张仁霞一听是深圳的信,她百分之百的相信,一定是二姐寄来的。“小妹你好,很意外是吧?我是问大姐要的你的地址,一直以来没时间给你写信,我过年不回去了(原来这封信是年里寄出的),你帮我跟娘说一下,我不敢给她写信,这边太忙了,真的走不开……对了,你在苏州做的怎么样?不行就到深圳来吧,我们姐妹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张仁霞读完二姐写给她的信以后心里很矛盾,她又想去深圳找二姐,又不想舍弃眼前这份做的好好的工作,最后她经过一翻思想斗争以后,还是决定留在苏州打拼,这样离家近,离父亲打工的地方更近,虽说自己没时间可以过去看父亲,可父亲能时不时的过来看看自己,这样她就感觉很知足了,所以她在回二姐的来信时,谢绝了张仁玲的好意。

“张工,有你的家书”。正在下料车间和助手们研究新款机器调试的张仁玲,突然被腰里的传呼机给打断了,当她看到小小的屏幕上显示出这七个字的时候,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是啊!谁不想自己的父母?谁不想自己的家?可为了自己将来的生存条件好些,为了自己心爱的事业和多学技能,好多时候都不是自己能决定得了的,现在的张仁玲就是这种情况,虽说老板很看重她,自己也是真心在为老板打拼,可她同时也明白其中的一个道理,这个厂离了她张仁玲照样能运转,但她张仁玲离开这个厂,她将面临的是失业,是要从头再来,所以她非常看重自己眼前的这份工作,甚至她可以放弃了回老家与父母团聚的机会,不过得到的自然是不菲的收入,要不她一个小小的打工妹,怎么可能买的起在当时还不算太流行的传呼机呢。“张工?张工?你怎么了?”一个助手看张仁玲望着传呼机在发愣,就提醒的在问她。“没事,没事,继续……”。张仁玲放回传呼机,她继续在跟同事们一起工作。“小李,以后没有急事,不要打我传呼”。这个小李是办公室里的一个文员,其实比张仁玲还大几岁,不过没办法,谁叫她没张仁玲职务大呢。“对不起张工,我是想试试你的传呼机好用不……”。因为他们之间相处时间长了,相互到没什么不好沟通的,甚至有时也说笑说笑,这不,张仁玲新买了一个传呼机,大伙没事的时候就想呼她一下,反正是办公室的电话。

“好用,当然好用了,你又舍不得买……”。张仁玲故意在炫耀一下自己的BB机。“我们这几个工资,除去吃喝花销,每年能带回去的也是所剩无几了,我们能跟你比嘛……”。张仁玲最爱听这样的话,因为她的工资可以说是小李的五倍,如果她要是象她们这样的去节约,那张仁玲一年还真要节余不少,不过现在的张仁玲可不是以前那个被姐姐管制下的张仁玲了,什么时髦什么流行,她就想买什么,其实这BB机并不是她理想的配置,她看中的可是象老板手里拿的那个大哥大,不过这些都是她心里想的,也是她奋斗的目标……“二姐你好,你过年为什么不回去?(小槐花开门见山的就在质问张仁玲)年三十下午娘还到村口看你回来没有……二姐,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想去深圳,我在这边做的挺好的,而且离七叔的公司也近,七叔跟爸爸也能经常的来看我,对了,抽时间给娘写封信,别让娘一直惦记你……妹妹,小槐花,农历正月初六晚上……”。张仁玲哭了,思乡之情加上妹妹的质问,让她彻彻底底哭了起来,她看妹妹都比自己懂事,都知道心疼母亲,可自己呢?没有回去陪父母过年不说,甚至还怕母亲说自己连封信都没寄回去。

“娘,对不起,我没能回去过年,是女儿的不孝,我以为小妹能收到我的信,就没再给你们另外写了,妹妹来信我才知道信是她过完年来才收到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张仁玲几乎是含着泪水在写家书的,因为她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本以为家里有姐姐和妹妹弟弟们陪伴在父母身边,自己一个人回不回去没关系,可她哪里知道,母不嫌子多,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的道理。“娘,今年过年我一定回去,你在家也要多注意身体,别操心我,我在这边做的挺好,现在厂子在扩建,新添了不少机器,也招了不少新工人,所以就要我们这些老员工来培训他们……”。张仁玲把自己的近况跟母亲简要的说了一下,这样也好让母亲别担心自己。“对了,娘,如果你要急着找我有事,你可以让小弟到镇上的公共电话厅传呼我一下,这是我传呼机的号码,小弟你记一下……”。“传呼是什么”?张怀英在问儿子。“你没看到七叔以前腰上别着的吗?那就是传呼机”。张仁清在告诉母亲。“那我看你七叔现在用的好象能直接对着说话,传呼能对上说话吗”?没怎么弄明白的张怀英在继续问儿子。“我跟你说不清楚”。张仁清有些不赖烦了。“说不清楚就别说,熊孩子这么懒作,问你个事情就这么不赖烦了,我看你们都是属于小喜鹊的……”。(注: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记娘……)(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