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94》  

2017-03-07 13:30:09|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94》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九十四章节:

一场秋雨一场凉,大雁南飞脚带霜。游子漂外为生存,心中难忘是故乡……张从兵站在窗台前又开始思念起家乡,他望着窗外的冬月,久久不愿睡到床上,因为他又三百多天没有见到怀英了。“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渴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张从兵打开的收音机里,传出胡月的这首‘我热恋的故乡’,唱的他心里是五味杂成,但他很喜欢这首歌,尤其是胡月唱的……咚咚咚……“谁呀”?张从兵现在住的是单间,虽说是工地简易的铁皮房,但也算是楼房,因为他住的是上层。“我,老乔”。“老乔,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张从兵边开房门边在问老乔。“你不也没睡吗”?老乔边说边走了进来。“睡不着了吧?每年这个时候都是一样,越是快过年了,快能见到家了,心里越是着急,恨不得马上动身才好……”。老乔在向张从兵叨唠着。“嘿嘿就滴,就滴”。张从兵不善于表达,但别人只要说出他心里的话,他还是会复合几句的。“听到你屋里收音机在响,就知道你一定没睡,所以过来聊聊……”老乔并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张从兵的床上,而且手上还夹着香烟。

天亮了,因为昨晚跟老乔聊的比较晚,一大早张从兵就显得有些疲惫,但他只要一到工地,精神立马就好了起来。“兵哥,昨晚没睡好吗?怎么老是打哈欠”?一个手下带班的在问张从兵。“嗯,死老乔昨晚睡不着,跑到我房间南无山北无寺(当地土语)的聊到半夜,我也不好撵他走,害我觉也没睡好……”。张从兵在抱怨老乔。“乔工大概今天没任务,我早晨起床路过他房间时听到他还在打呼噜呢……”。“谁在打呼噜”?一个小工插嘴在问。“干你的活,少打听事”。带班没给小工好语气。张从兵没吱声,他白了一眼带班的头,意思是小工也是人,不能这样对待他们,之后张从兵就去了另外的地方查看。因为工程量比较大,就算张从兵走马观花的看看,一个上午他也只跑了一半,而且这只是一处工程,好在现在大多都有分管的领班在带队,只有领班拿不定事的时候才会找到他。“哥,你又下工地查看了”?快到中午的时候,张从连才从自己的租住地赶到工地办公室来,发现堂哥不在办公室,他就猜一定是下工地查检去了。“嗯嗯,快到年了,有些工人心情比较浮躁,干活容易马虎大意,不盯紧点不行,别出乱子……”。这是张从兵的职责,这点他做的非常好,也是堂弟比较放心的地方,要不张从连对这个堂哥照顾有加呢,因为张从兵从来都当工程是自家的。

吃过了午饭,办公室里的行管人员大多都在休息,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有限,唯独工地上的一线工人没有休息时间,他们的劳作时间是无限的,早晨不见太阳上工,晚上不见太阳收工,只有吃三顿饭的时候可以休息一小会,其他的除了劳作还是劳作。张从兵有时为了鼓励大家,他也跟随工人们一起上工,一起下工,甚至有时比工人们还要晚点回到宿舍,因为他要多查检多看一下工地……“娘,我回来了”。考完试的张仁清回到了家里。“老含(小儿子的意思)回来了,外边冷吧,快烤烤……”张怀英一见到儿子回来了,赶紧是问寒问暖的,因为自从张仁清去了县城读高中,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张怀英一直是孤家寡人一个独居,平时连个说话的伴都没有,这下好了,儿子考完试了,也就能放假一段时间了。“不冷,我都走出汗了”。张仁清没说错,因为他下车还要走上一段小路才能到家,加上放假了,有些东西要带回来让母亲洗洗,所以背上负重比较多,出汗是正常的。“清儿想吃什么,妈来做”。张怀英在征求儿子的意见。“随便,吃什么都比我们学校食堂的菜好吃……”。张仁清在报怨学校的食堂伙食比较差,因为中国第九大菜系的菜是不敢恭维的。

“还是家里菜好吃……”。张仁清边吃边在说着。“好吃就多吃点,妈做的多……”。张怀英看儿子吃饭是最大享受,因为他平时一个人在家实在是太闷了。“娘,姐跟炎炎最近来家没有,我都好久没看到炎炎了”。“什么好久没看到了,你上次回来她们娘俩不是在家吗”?“我回来的时候他还在睡觉,还没醒我就走了……”。张仁清说的没看到是指小炎炎没跟他一起玩耍,因为仁清平时每次回来只在家里呆上半天,其实说是半天,实际除去来回坐车,真正在家呆的时间不超过二个小时。“你姐这两天可能要回来,不过小炎炎不一定带回来,听她上次说要提前让炎炎适应一下,因为过完年你姐也要出门打工了……”。张怀英在告诉儿子。“什么?炎炎这么小就让他一个人在家,这也太狠心了吧……”。张仁清在反问母亲。“这算哪门子狠心了,家家不都是这样的,等你长大了成家了,有了孩子不也是我带嘛……”。张怀英有些理直气壮的在回答儿子。“唉!我是无语了……”。张仁清摇了摇头,没再言语什么。“嘿嘿你小子,等到你大了就能理解了,不出门打工,在家是没有生活出路的……”。张怀英边收拾儿子吃过的碗筷,边在自言自语的说着……(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