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86》  

2017-03-07 13:04:40|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86》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八十六章节:

本来在外打工,虽说活是挺苦,可毕竟还算是自由的,只要是下班或假期的时候,还可以跟工友们一起出去玩玩,甚至逛逛超市什么的,可自从成了家有了小炎炎以后,打工,目前是不可能了,而且整天让这孩子闹的张仁红有时都想坐下来好好哭一场,因为带孩子实在是辛苦……“娘,你在忙什么呢”?张仁红带着儿子又回娘家了。“哟,乖乖,我大外孙来了……”。正在菜地忙活的张怀英,一看外孙跟大丫头回来了,赶紧跃过园笆就走了出来。“姥姥这手都是泥土,脏的很,快回家,回家让姥姥好好抱抱我的大外孙子……”。张怀英几天不看邱炎心里就想的慌,也许是他太寂寞了,也许是隔辈亲,当年她生张仁清的时候也没现在这么稀罕过。放下了从菜园收摘的蔬菜,张怀英赶紧来到压井跟前把手洗了洗。“来来来,快让姥姥抱抱,今天的中午饭就让你妈烧吧……”。张怀英说着就把邱炎抱到怀里。“你现在叫我干什么都行,我就不想带这畜生……”。张仁红说的是心里话。“呦呦,这骂人的话你不能说,这要是让他爷爷听到了会不高兴的,他是小畜生,那邱老虎不成老畜生了,呵呵呵……”。张仁英说完自己也乐了起来。其实在当地有个风俗,只要外孙子回到姥娘家,姥娘家的亲戚们都会骂什么王八孙子或龟孙子的……

“娘,我回来了,炎炎……”。中学读书的张仁清放学了,他刚进门就看母亲怀里抱着个娃,不用猜,这一定是小外甥邱炎来了。“炎炎快看,你的大学生舅舅放学了……”。张怀英在逗怀里的小邱炎。“娘,二姐来信了,我刚路过村口时老村长交给我的……”。张仁清一边退背上的书包,一边在跟母亲说话。“你二姐来信了?这死丫头,终于想起来写信回来了,快给娘念念……”。张怀英嘴上在骂二女儿,可她心里确一直在惦记张仁玲,因为此次来信距上封家书已经大半年有余。“娘,您好,代我问候大姐和炎炎,还有还有不听话的弟弟这二姐,我又什么时候得罪她了……”。张仁清一看二姐把自己说成不听话的弟弟,心里有些不悦了。“好了,快点往下念……”。张怀英在催促张仁清。“……娘,别怪我一直不给你写信,我这边真的好忙,一开始工作不稳定不敢给你写,最后忙了就给忘记了……娘,我现在在这边工作很好,老板是香港人,对我特别好,特别信任我,平时他大多时间都不在内地,这厂基本上就我说了算,你在家要多注意身体,不要惦记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对了,小妹有写信回去吗?如果有,你让小弟回信的时候把她地址告诉我,我好联系她……娘,如果过年的时候订单要是多,我就不回去过年了,因为厂里特别忙,老板又时常不在这边,我真的走不开……”。

张怀英听完仁玲的来信,心里彻底凉了大半截,尤其是最后那几句话,说什么过年要是忙就不回来了,这在当时的农村任何做父母的都不能接受,因为有句老话说的好,有钱没钱一家团圆,就算是现在也有一句时髦语,有钱没有回家过年。“这丫头野了,彻彻底底的野了,都不想回来过年了,心里没有这个家了,没有我这个娘了……”。张怀英有些失落的在说着。“小弟把信给我看看”。张仁红要看二妹的来信。“我可一字没加也没少”?张仁清不理解其中含意,还以为是母亲和姐姐在怀疑自己哪里别给读漏了。“娘,仁玲的回信我来写”。感觉有些不妙的张仁红主动要替弟弟来写这封回信。“你写就你写,我还懒得写呢……”。这就是大几岁和小几岁的区别。人老三辈四口人,很快就围坐在小桌边,因为晚饭就要开吃了,虽说小炎炎还不能独自坐立,可张怀英哪舍得把这大孙子放到摇窝里。“娘,把他放到摇窝里吧,别管他”。张仁红不想让母亲一手抱小孩一手来吃饭。“没事,你看他这两眼叽里咕噜乱转的,这要是放到摇窝里肯定不会干了……”张怀英边说边在逗邱炎,虽说她的脸上表情没有上午那么的开心,但她已经在极力掩饰自己了。

“娘,你是担心仁玲吧”?吃过晚饭洗好弄好的张仁红在问母亲。“也不全是,但就感觉心里有些堵得慌,这丫头虚荣心比较重,而且脾气有些拧,唉……”。张怀英话没说完就叹了一口气。“没事娘,她都那么大了,有些事情她会知道轻和重的……”。张仁红跟母亲都不把话说明白,但她们母女二人心里都有数,毕竟这都是自己的猜测而已。“你知道怎么给你妹回信吧?最好让她过年回来,人家厂里忙是人家的,人家挣到大钱了又不代她分……”。张怀英在暗示大女儿怎么给张仁玲回信,因为有些事情和话就算是娘们聊天也不好说的太直白,这也是乡下女人比较保守的一面。“娘,我知道,她既然有固定的工作,肯定就有固定的地址,就算她不回信我也会经常的写信给她……”。张仁红在向母亲承诺。“嗯嗯,这两小丫头要是能有你一半听话,我也就少操心多了,唉……”。“小妹不是经常来信嘛”?张仁红在问母亲。“她比仁玲要好些,虽说有点一根筋,但她还算比较听话,但是女儿大了,又一个人在外边,时间久了,做娘的很放心嘛……”张怀英有些长吁短叹起来……(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