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87》  

2017-03-07 13:07:07|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87》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第八十七章节:

冬月一过是腊八,年轮即逝鬓添花。岁月催促人渐老,虚度半生好年华……张怀英又一个人在家里长吁短叹起来,因为她是真的寂寞,如果不是有儿子在家读书,她真想跟张从兵一起去工地打工,哪怕去上海捡废品也比一个人在乡下独守空房的好。“你们什么时候考试”?吃过晚饭的张怀英一边烤火一边在问儿子。“下个星期六,娘,你去睡觉吧,我这作业还多呢……”。张仁清催促母亲去睡觉,因为堂屋的确很冷,而且有母亲在旁边时不时的说话,这样很容易就打乱了他的学习思路。“你这孩子,老是催促我睡觉干吗,这天才刚黑下来呢,我在这烤火又不碍你事,真是……”。张怀英以为在儿子身边陪伴,时不时的说上几句话是为儿子好,可她哪里晓得这样会打扰到仁清的学习。“娘,我真不是烦你,你这样不时的问这问那,真会打扰到我解题的,再说了你在这也帮不上我忙,你还跟着受罪,这么冷的天,你去焐被窝吧……”。张仁清在让母亲去休息。张怀英虽说不认识字,但她思维和思路还是挺清晰的,加上此话又是出自儿子之口,她也就欣然接受了,只不过嘴上还是强硬的说什么儿子大了,不由娘了,开始烦自己的母亲了,说完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天,亮了,似乎今天好象比平时亮的早些,原来是夜里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娘,下雪了……”。一早起来上学的张仁清在提醒自己的母亲。原来这场雪从昨天夜里就开始纷纷扬扬一直在下,直到张仁清一大早开门的时候也没有停止。“还在下吗”?张怀英在问儿子。“在下,还很大呢”。张仁清说完就往门外走去,接下来院子里就传出咯吱咯吱的踩雪声,声音由大慢慢的变小,直到消失的无影无踪……儿子上学去了,家里也没有其他人,干脆不做早饭了,接着焐被窝,有句老话说的好,叫‘人是一盘磨,睡下就不饿’,这也是当时农村一个普遍的现象。“这人呢?奇怪,门没插……”。大嫂江萍在院子里叫嚷。“是大嫂吧?我还没起床呢,堂屋门没插,你自己进来”。张怀英在叫江萍。“你真能睡,到现在还躺床上……”。大嫂江萍边说边就进到张怀英的房屋里。“仁清一大早就去上学了,我一个人起来又没什么事,干脆又躺下了……”。张怀英在跟大嫂解释。“也是,我要不是有你大哥在家天天要伺候,我也懒得起那么早,焐被窝多快活……”。江萍说话很直白,而且又是自家妯娌,所以说话就没有一个把门的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大嫂过来有什么事吗”?张怀英在问江萍,因为她知道,如果没事,这个大嫂一般是不会登门的。“嘿嘿嘿弟媳说对了,嫂子我今天来还真有事找你帮忙,这不你家小侄子嘛,听说在外边又谈了一个人,说年里带回来让我们看看,我想吧,这人家姑娘是初次登门,我这做婆婆的总得意思意思,是吧,所以我就想……”。江萍的话没说完,张怀英就清楚是什么事了,又是来找自己借钱的,上几次借的还没有还上,今天又来开口了,如果一毛不拔,情理上又说不过去,毕竟是自家弟兄,再说又是为侄子办事,说出去她这个做婶婶的就有些不讲情理了,如果再借,不能说他们还不上,但起码这笔债要画到葫芦瓢底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还给自己,所以张怀英听后没有及时回答嫂子。“怀英,你放心,嫂子这次借的,只要到明年秋天准时还你……”。江萍怕弟媳不借给自己,所以又追加了承诺。“不是,嫂子你误会了,我是在想,我现在家也没多少现钱了,可能也帮不上你大忙……”。怀英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一百个不情愿,毕竟钱这东西谁都知道是好东西,加上借出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给自己,犹豫那是很自然的。“他婶你看着给,能多点最好,真不行就少点,要不我到别家再试试……”。江萍嘴上说是试,可她心里最清楚,这个庄子里就属她家借钱最难,因为大家都知道,她家最穷,人也最懒。

“嫂子是这样,我现在家里总共也就剩下千把块钱了,你也知道,你小侄子读书今天要买这个,明天要买那个,天天要钱,加上又要快过年了,我总得提前买些年货吧,要不都等张从兵回来才办,那样就晚了,这样吧,我挤出三百给你……”。张怀英在试探嫂子。“三百啊……”。大嫂江萍有些失望的在问张怀英。“我知道少是少了些,可我家里真没那么些钱,要不等他小叔回来看看”?张怀英想把这事往后推,因为在她心里连这三百都不想借。“等到老小回来都什么时候了,再说想从老小手里借钱,想都别想……”。江萍说的是实话,张从兵要是在家,甚至连三百都不会借给自己,因为这个小叔子很抠门,而且还在记恨自己当年跟他大哥说过他们家的坏话。“大嫂,不是我说你,你也应该好好说说仁堂跟仁冲他们了,都那么大了,在外边要谈就好好谈一个,别今天一个明天一个,这样下去他们挣的那么点钱根本没有结余的,这样你们老俩口也跟着累……”。张怀英在说自己的嫂子,其实她是关心才会这么去说,要是换作外人,她还懒得去说这样的话……(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