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轮椅上的尊严lunyishangdezunyan

 
 
 

日志

 
 

长篇小说——《槐花劫——118》  

2017-09-04 15:25:34|  分类: 小说:槐花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槐花劫——118》 - 天之涯 - 天之涯tianzhiya网易原创小说
 作者:天之涯

118章节:

张仁霞的个人问题虽说受到了母亲的责备和拦阻,但张怀英并不是说一点余地都没留,起码到目前为止她也就是在劝说而已,并没有给他们真正施加过多大压力,这一点张怀英还是有分寸的,毕竟时代不同了,早已不是她们那一代人由父母说了算,再加上张从兵上次亲眼审视过董朋,并在电话里对妻子详细的描述过,这个未来女婿他是挺满意的,所以张怀英的思想开始有些松动了,接下来就要看他们自己人为了,如果过年回去能讨得张怀英欢心,这门亲事还是会有希望的……一年时间过的很快,但对张怀英来说等于度日如年,因为她一个人在家实在是孤独,好在夏天张仁清高中毕业在家过了一个暑期,九月一号之前又奔学校而去,而且这次去的学校离家很远很远,平时是不能回来的,也就是说张仁清从现在起,每年回来的次数并不比三个姐姐多,甚至要按他说的打假期工的话,也许一年都不能见儿子一次面。“喂,是哪个呀”?张怀英刚吃好放下碗,还没来得及洗刷自家新装的电话就响了。“妈,是我,我仁霞……”。张仁霞也是刚下班,她利用吃饭的空隙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自从家里装了这部座机,他们父女们明显给家里的电话多了起来。

“你可吃饭来含……”。张怀英知道了是小女儿打来电话,她就在问小槐花。“吃过了,妈,你吃了吗?过几天有冷空气,你在家多注意身体,我们都不在家你一定要小心,别感冒了……”。张仁霞虽说没有大姐心细,但她关心母亲的心还是有的。“没事的,我一个人在家自己照顾自己还不会嘛,你们就放心的上班吧……”。张仁霞不敢提董朋的事,张怀英也不主动过问,只不过母女二人各自心里都有数,只是嘴上都不愿意先提而已。“可有事了含?如果没事就挂了吧,费钱……”。农村妇女就是这样,一切都要从经济上考虑,子女们只要电话时间说长了些,立马就要建议挂断。“嗯,那好吧,我也要上班了,妈,再见”。张仁霞挂断了电话,不多会,车间催促上班的铃声又响了。“这丫头,平时虽说有些大大例例,可还知道经常打个电话回来,这点比仁玲强多了……”。提到二女儿张仁玲,张怀英一颗悬着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她从二女儿的来信或电话中就能多多少少听出一些蹊跷来,如果一切正常的话,怎么那么大的一个姑娘家为什么那么抵触婚姻大事,每次只要她母亲提到个人问题,她都非常反感,而且还经常跟母亲提到老板对她如何如何的好,越是这样,张怀英越是不放心,虽说她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电视上的事情她还是见识很多。

放下电话,张怀英没有急着去厨房洗刷,反正时间有的是,而且就她一个人吃的碗筷,就算今晚不洗也无大碍,明天照旧有碗用。“又是广告,又是广告,不知天天哪来得这么些广告……”。张怀英又开始抱怨起来,因为她最怕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广告了,每次看到这里她都要找些事情来做,今晚正好碗没洗,她干脆起身去了厨房。要说这地方台广告还真是多,张怀英的锅碗都洗好了,可这讨厌的广告还没完,继续在那叽叽喳喳唠唠叨叨,看的张怀英心里着实的烦,其实张怀英的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几乎这两三年每天都是这样,如果按现在的话来说,可能就是更年期综合症吧,加上每日都是独居,心里烦闷那也是正常的。三集电视剧播放的很快,张仁英总感觉广告的时间比电视剧占的时间多,因为她只要一看连续剧,立马就能把自己融入到故事里的人物中,随着剧情的变化而变化,电视里的人物哭,她掉泪,电视里的人物笑,她也跟着乐,电视里的人物有悲情,她甚至为人家伤心不止,这就是典型的电视综合症,可惜她自己不知道,整天还是不愿离开那小小的银屏。

张怀英睡着了,她不是睡在自己的床上,而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睡着了,要不是那条家养的黄狗狂嚎了几声,她一觉睡到天亮也说不准,如果真是那样,那她这次肯定要去医院了,因为这可不是炎热的夏季,是真正的寒冬腊月。张怀英揉了揉眼睛,她发现电视机的银屏早已没了影像,取而代之的全是雪花点,那时的乡下卫星电视还没普及,更不用说有线电视了,几乎家家用的都是一根竹竿上绑了一个普通电线,先进一点的坐在家里可以调控外边的天线转,如果老旧一点的天线那就要一个人在家看着银屏,一个站在外边用手调动竹竿左右转,搞的不好不但看不了几个台,而且还不清楚。张怀英家的电视天线还算好的,不用从外边调试,坐在家里就能调控好,这点要归功于张从兵,因为他知道家里长年就张怀英一人在家,如果不买这样的天线,说实话,要是电视不清楚了,张怀英根本没法解决。

天,亮了,张怀英有些感冒了,这是昨晚睡着了冻的,好在是轻微的感冒,弄些自备的药吃吃就会没事了。“弟媳啊?弟媳?日姐姐滴,不会睡到现在还没起床吧……”。大嫂一大早就跑到张怀英的院门前在叫喊。“这大清早的,跟叫魂似得……”。实在没办法的张怀英只好起床了,要不院子里的那条老黄狗会一直叫个不停。“大嫂,一大早的你不睡觉叫什么叫,跟个催命鬼似得……”。张怀英跟她妯娌大嫂玩笑惯了,说话之间没那么多礼节,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还早啊?早个屁,都太阳晒屁股了……”。农村妇女说话就是粗俗,反正也没旁人听见,就算有,也是左邻右舍的,而且大家都是一个样,姜萍当然也不例外了。“我知道天不早了,起来又没事,还不如多焐焐被窝的舒服……”。张怀英的身体有些颤抖,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颤巍巍,姜萍一看就感觉弟妹今天哪里有些不对。“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大嫂在问张怀英。“没事,可能昨晚在沙发上睡着以后着凉了……”。张怀英说着话就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6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